掘金高校摆摊,“鹅腿阿姨”只是个例

清华、北大争相抢夺的“鹅腿阿姨”,突然成为今冬顶流。

“我不是清华、北大学子,甚至都不生活在北京,都能在小红书刷到‘鹅腿阿姨’相关的内容。”有用户表示。

如今百度也有“鹅腿阿姨”词条,解释为“北京高校周边卖烤鹅腿的店主”。

2001年,“鹅腿阿姨”陈阿姨和“鹅腿大叔”梁大叔从江苏连云港来到北京,最开始是在工地附近卖盒饭。之后,他们辗转到北京大学校园里,做起了水果生意,一做就是13年。

直到2018年,“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才开始在北大西南门口卖烧烤。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看见同做烧烤生意的商贩伙伴鹅腿单品卖得好,才钻研起如何腌制、如何配料做鹅腿。

在今年11月爆火之前,“鹅腿阿姨”已有稳定的客源和生意。

“在北大,我们有30多个群,有的时候还会接到大订单。后来有次去清华卖,清华的学生也提议建群。因为学生们互相宣传,一下子就建成了8个群,每个群500人,将近4000人。甚至有一天晚上,我们收到了20000多元的订单。”陈阿姨介绍。

至于11月突然火上热搜,“鹅腿阿姨”和消费者们一样摸不清头脑。也许是清华、北大、人大高校之间的争抢,增添了关注。

11月27日,镜观台在北大、清华校外周围附近看到,各大媒体及网红都在“鹅腿阿姨”的摊位争相报道、打卡。

11月28日,“鹅腿阿姨”还在各高校“鹅腿群”中发消息表示,最近关注度和人流量太大,自己压力很大,“这两天不敢干了”。直到11月30日,“鹅腿阿姨”才更新道,“明天重新下单”。

产品经理,产品经理网站

来源/2023年11月27日,镜观台拍摄于北京大学西南门

只是“掘金”高校小吃摊,“鹅腿阿姨”只是突出的个例。

“鹅腿大叔”也直言,近些年和他们一样做小买卖的摊贩主走了不少,“很多人干不下去了,之前一起卖烧烤的摊主,前几年回老家结婚去了,也不打算回来。一个是市场环境不行,另外一个是找不到客源,学生不买账,导致收益不好,只能另谋出路”

11月27日,镜观台也看到,相比于“鹅腿阿姨”在北京大学西南门前挤满人的摊位盛况,东南门卖烤地瓜和糖炒栗子的摊位前,生意显得冷清许多。

在交流中,一位摊主坦言,他没有其他获客渠道,纯靠来往的学生,“冬天天气冷,人流量不大,而且冬天是生意淡季,即便卖烤地瓜也不赚钱。一个烤地瓜卖10-20元,一晚上可能卖几百元,生意不好的时候,卖几十元也有可能”

更何况,小吃商贩们的生存空间仍受到线下连锁餐饮品牌及线上外卖的双重挤压。

经历流量洪峰之后,“鹅腿阿姨”的生意即将恢复如常。毕竟“停一天就少赚一天钱”,而房租和生活都是成本。但接下来,流量是淡去还是持续,并不可知。

对于更多小吃商贩们来说,“鹅腿阿姨”的爆火“可望而不可即”。脚踏实地做好自己手头的生意,才是正事。

一、“爆火”

打开小红书,甚至新闻媒体,都是“鹅腿阿姨”的消息。11月24日,#清华北大鹅腿阿姨之争#的微博话题还冲上热搜第一。

红星新闻11月27日的一篇报道中还提及,在北京石景山工作的王先生表示,“因为看到了热搜,才会大老远跑来尝尝这个鹅腿究竟有多好吃。进群的时候,当天的鹅腿已经被全部预定,直到后来有学生转手,我才有机会‘捡漏’”

地图显示,石景山距离“鹅腿阿姨”摆摊的北大西南门约有20公里,即便不拥堵的情况下驾车也需20多分钟,搭乘公共交通更是需要一个小时以上。这位王先生介绍,“我是骑摩托车过来的,半个多小时吧。”

对于这场“爆火”,也是众说纷纭。

比如有人大学子晒图表示,“11月12日,‘鹅腿阿姨’还在‘人大鹅腿群’中问道‘有多的鹅腿要吃吗’。”似乎当时仍乏人问津。

但也有学子在晒图之下评论,“别被骗了,‘鹅腿阿姨’一直都不愁卖。你看群人数500,而且还是第10个群就知道了”

也有清华学子说道,曾经在清华群里,鹅腿阿姨一天只能卖出一两只,甚至有时无人问津。

客观来看,“鹅腿阿姨”似乎一直销量不错。

在小红书上,一位清华学生表示,“作为清华第一批吃到鹅腿的人(一年多前特地骑车到北大门口买),看见最近清华鹅腿群暴增,争相下单鹅腿,有种养成系的快乐”

同在清华大学的安琪儿也表示,“前两年,鹅腿阿姨的生意停卖了很久,后面恢复配送,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在朋友圈火了。第一个群满历时一年多, 而第一个群到第八个群只花了一个月”

在北大校园做水果生意的13年,“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就积攒了不少学生人脉,早早就建起微信群聊来支撑买卖。

因为水果生意没有想象中好做,“一是水果生意并没有那么盈利,尤其是碰上北大学校放寒暑假,本就不太盈利的小本买卖在假期更卖不出去;二是水果这种应季买卖非常容易腐烂,在学生放假期间,水果很难再有其他销路。”“鹅腿大叔”解释。

于是“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转做了烧烤,并挖掘了“鹅腿”这一细分品类。

凭借做水果生意时积攒的人脉,有稳定客源,“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转型卖鹅腿,粘性高的学生群体也会买账。甚至有毕了业、出了国的北大毕业生回北京时,专门跑回母校光顾陈阿姨的生意。

“爆火”或是一时偶然,却并非毫无理据。

直到发稿,小红书、微博等平台仍不乏好奇的网友,四处寻找加入订购鹅腿群的联系方式,试图加入这场“鹅腿争夺战”之中。

做了5年鹅腿生意的“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口碑更是传向了清华、人大、医科大等高校。

在好奇清北、人大等高校都在争抢的鹅腿到底有多好吃的同时,也有人默默算账:“一只鹅腿卖15-16元,一晚上卖出200多只,日收入就达到了3000多元。”并发出“读书不如卖鹅腿”的感慨。

二、个例

高校周边,向来不缺“鹅腿阿姨”们这样的小吃商贩。“堕落街”“小吃一条街”是学子们最爱的寻味好去处。

但“鹅腿阿姨”的爆火与流量,并非每个小吃商贩都可企及。

同是烧烤品类的“铁板烧大哥”,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周围已经做了十几年的铁板烧生意。无论严寒还是酷暑,每晚五六点准时出摊,在群里第一时间发送出摊位置。

虽然不及“鹅腿阿姨”的人气,“铁板烧大哥”的生意也还不错。

在“铁板烧大哥”的烧烤摊上,荤菜、素菜的种类加起来有几十种,种类齐全、可选择性多。同时,也凭着“荤菜4元1串,素菜1元1串”的低廉价格,吸引了不少首经贸学生和附近的社会人士。

甚至有消费者在小红书发文称赞道,“这简直就是北京铁板烧的天花板。”

产品经理,产品经理网站

图/首经贸学校附近铁板烧,来源/2023年11月27日,镜观台拍摄于首经贸大学

“在刚上大一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家烧烤摊,味道好又卫生。我从大一吃到了大四,有好几次连着吃了3、4天,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被铁板烧味道吸引的果果,成了这家烧烤摊的常客。除了味道之外,种类多、便宜也成了她常来光顾的原因。

而与前文提及的烤地瓜摊主差不多,最近刚入行,在高校周边卖贵州特色糯米饭的脸脸则面临着起步的难题。

今年5月份,28岁的脸脸受够了循规蹈矩的白领生活,毅然决定裸辞,并开始尝试摆摊。她先后在市集卖过糖水、美式热狗、手熬绿豆沙。并在摆摊期间,结识了两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于是三个人一起,正式开启了卖贵州糯米饭的摆摊生意。

最开始,脸脸在北京通州区万达金街开过档口——在商场租下一个摊位。这里根本不用去考虑人流量,夏天来商场的消费者络绎不绝,一天卖100份糯米饭不是问题。

但随着竞争对手的增多,商场档口摊位的收回,脸脸不得已在北京摆起了“野摊儿”。在经历了一段收入不稳定、出摊地点不固定的时间后,脸脸意识到这并不是个长久之计。

“恰好有个回头客,是在海淀上学的大学生,她建议我去高校附近试试。”于是上个月开始,脸脸决定在高校附近出摊。

但高校学子的生意似乎也并不好做。

“这一个月,糯米饭虽然卖到了人大、北外等各大高校,广受学生欢迎。但是对我们来说,大学生客源远没有之前在商场的档口稳定。现场售卖也会遇到很多提前预定好的客户临时爽约,工作量明显比以前大,但利润还没以前高。”脸脸直言。

“以前我在档口卖15元,在前期为了吸引到更多学生,降到了13元。但现在根本赚不到钱,只能在这周把价格调回15元。”不光盈利成了难题,在价格上调之后,客流量也随之下降。实践之下,在高校附近摆摊只是脸脸一个短暂的选择。

但目前,脸脸并不打算在商超租档口,“冬季商场的人流量不如夏天,现在投入的话,只能是赔钱。还不如把这两个月撑过去,等高校学生放假以后再看。等过完年,可能会考虑先去摆摆市集。”

三、难题

据中金普华研究院统计,我国2023年的地摊经济市场规模约为3.6万亿元,占GDP的23.4%,同比增长8.7%。其中,餐饮类地摊经济的市场规模约为1.2万亿元,占地摊经济的33.3%。

小吃商贩们在今年迎来了高光时刻。

在社交媒体上,摆小吃摊更是成为年轻人热议的话题及新型财富密码。在小红书上,搜索“摆摊小吃”关键词, 笔记多达27万篇,其中有不少失业的年轻人涌向地摊经济,展示自己“几天赚了几千元”的摆摊成果。

但“摆摊”也有苦和累,以及解不完的难题。

加入摆小吃摊的脸脸直言,这和她当初设想的“低投入、高回报”的生意不尽相同。

擅长用社交平台作为流量利器的脸脸,在小红书上不断引流,然后每晚再跑到各大高校去卖。“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没有交通工具。”除去房租、水电、人工,以及现在的交通费用,每天要做三大桶糯米饭才能达到之前一桶糯米饭的利润。

此外,被消费者诟病最多的就是糯米饭团的不稳定性。“由于订单量大,我们从12点就开始包装,但糯米要趁热吃才好,所以有时候先做的就会变凉,口感可能不好。”现阶段,脸脸能做的,只有不断改进保温方式。

产品经理,产品经理网站

图/脸脸卖的贵州糯米饭,来源/脸脸供图

同时,“由于请不同的阿姨进行包装,有时候形状大小也不受控制,也会成为消费者在平台吐槽的点,进而影响复购。”脸脸表示。“爆火”的“鹅腿阿姨”也有辛劳和困扰。

“早上6点起来备货,确认订单、收款。食材腌制就需要3小时,再加上打包,一天时间安排的很满,有时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家住西北旺,每天要骑40分钟电动车到各大高校配送的“鹅腿大叔”说道。

对于人手不够、费时费力的小吃商贩来说,不仅很难规模化,也存在订单管理难题。

“因为是在群里先付款预定,晚上再取货的形式,没有那么大订货量的时候,原本每天不用花很多时间去管理群。现在陈阿姨只能天天盯着手机,生怕漏掉消息忘记退款。”“鹅腿大叔”透露,一个手机根本无法管理那么多群,准备再配备个手机。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脸脸。用过一次微信小程序进行订单接龙后的她直言:“微信小程序要抽成10%,对于我们这种小本生意,实在是用不起。”如今,尽管麻烦,她仍坚持用线下交易的方式。

“爆火”也让“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无所适从。

按照以往规划,鹅腿采取提前预定,晚上9点送到指定地点提货的销售方式。一般“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每天只会去一所学校。

但11月29日晚上9点,“鹅腿阿姨”和“鹅腿大叔”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在北大西南门外。

前一天,11月28日接近午夜,“鹅腿阿姨”在清华、北大、人大的“鹅腿群”里发布了一条消息,“实在抱歉,对不起,这几天都不做,太乱了,没有取鹅腿的同学请说一下哈,我给你们退鹅腿钱。”

但“停一天就有一天的成本”。11月30日,“鹅腿阿姨”在几个高校的“鹅腿群”里表示,“明天就给你们送鹅腿。”

一场“爆火”将北大校园摆摊的“鹅腿阿姨”送上舆论焦点。但无论舆论是否关注、流量是否眷顾,生活都还要继续。“鹅腿阿姨”也是高校周边摆摊的一份子。

在中国高校周边的小商贩们,虽然也艳羡“鹅腿阿姨”的流量和销量,但无论是否有这般幸运,都会脚踏实地,实实在在去做好自己的生意。

参考资料:

《“地摊经济”火遍大城市,消费复苏按下加速键》,来源:华夏时报。

《消费回暖,就业待解:“小地摊”蕴含“大民生”》,来源:中国小康网。

*题图及内文配图来源于镜观台拍摄。

*文中果果、脸脸、安琪儿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作者:付 饶,编辑:谢中秀

来源公众号:镜观台(ID:JINGGUANTAICN)

本文作者@镜观台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点击下方“内容举报”进行投诉反馈!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