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 4 年,拥有 10 万用户,他为何还亏了 20 万美元?

罗伯特(Robert)是极客约会应用 Cuddli 的联合创始人。该初创公司总部位于美国,但他们的开发团队却在克罗地亚。巅峰时期,Cuddli 的用户甚至已经达到了 10 万,但这家初创公司最后却因为无法盈利而关闭了。在本文中,罗伯特将和大家分享他失败的创业经历,希望能给创业者提供一些参考。

微软工作 13 年,离职创业开发约会软件

在创业前,我在微软工作了 13 年,从技术撰稿人到最终在微软亚洲研究院负责 IT 管理工作。后来,我离开了北京,前往荷兰攻读 MBA。在那里,我学习了创业和风险投资课程,并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

1.jpg

当我在荷兰攻读 MBA 时,由于耐不住寂寞,我开始使用约会软件,但基本上这些应用的用户体验都很差。这些应用都是提供部分介绍信息后,要求用户付费才能查看更多详细的内容。这和用户兴趣社交并约会的诉求相违背。

我认为有更好的方法来构建约会应用,并从业务角度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2.jpg

我也寻求投资者的反馈。他们提出了约会应用的各种问题,比如受众不断变化,用户流失(人们在见面后没有理由继续使用应用)等等。我们在应用程序设计中解决了这些问题。

终于,在我去克罗地亚拜访我的朋友史蒂夫后,我们正式决定开始打造 Cuddli。史蒂夫原来就是一名开发人员,因此由他来负责编写 Cuddli 的后端服务器代码。两周后,我们共同的朋友 Pinguino 加入成为第三位联合创始人(她是一位了不起的设计师,事实证明,她也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而我则担任 Cuddli 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负责公司业务方面的工作。

我们觉得这款应用一定会大卖,因为它设计精良且没有附加收费项目,用户可以使用应用内的每个功能。由于当时 Android 占据了 90% 的移动市场,所以我们选择首先在 Android 上启动。然而,事实证明,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当时出席发布会的每个博主和记者都拥有一部 iPhone。

当时我们不知道,要推广约会应用有多么困难,媒体宣传是必不可少的。而我们在 Android 上发布这款应用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果当时及时停下的话,就不会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和金钱了。

大多数约会应用都是针对某个细分市场的,只有少数几个市场领导者能够利用技术变革。不幸的是,Grindr,Tinder 和 Bumble 这类主流约会应用已经率先占领了市场,并抢走了绝大多数的用户,我们只有喝汤的份。

Cuddli 获极客喜爱,成为西班牙最热门约会应用

很快,我们发现我们与主流受众几乎没有共鸣,我们都是极客,因此,我们调整了应用,将目标对准极客这个群体,并开始在动漫大会这类极客活动中推广我们的应用。这的确引起了共鸣,因为我们的产品定位就是极客们的约会应用。

之后,我们开始获得媒体的大范围报道,并成为西班牙最热门的约会应用之一。有意思的是,我们的应用并没有采用西班牙语,也从未在西班牙做过任何营销。

3.jpg

人们非常喜欢我们的应用,并希望免费帮助我们推广。作为回应,我们给这些热心的用户寄去了“大礼包”,里面有 Cuddli 的 t 恤、传单和贴纸,他们可以在自己喜欢的地点分发这些东西,帮助推广 Cuddli。

运营 4 年,拥有 10 万用户,然而却亏损了 20 万美元

我们的产品与市场十分契合,并且在细分领域中排名第一,我们拥有 10 万多个用户,然而,我们还是失败了。我将所有的积蓄投入,用 4 年的时间创建了一个领先的应用之后,却因为没有盈利而走向了终结。

起初,我们设定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完美的盈利计划,然而执行起来却非常困难。我们将 Foursquare 集成到该应用中,并构建了一个日期调度程序。(站长之家注:Foursquare 是一家基于用户地理位置信息的手机服务网站,并鼓励手机用户同他人分享自己当前所在地理位置等信息。)为此,可以展示我们的用户访问了某个地理位置。所以,我们认为餐馆、酒吧和其他约会地点会很乐意与我们合作。然而实际的情况是,他们对此反应冷淡。这些公司的利润微薄,因此向它们销售产品并从中获得报酬很难。如果可以重来,我会选择和 Airbnb 合作,将他们的体验作为约会体验进行销售。(不过这已经不可能了,因为 Airbnb 在我们关闭前不久就推出了“ Experiences”)。

我们还按照 LINE(即时通讯软件)的方式在应用中出售了自定义的数字贴纸。我们花了数周的时间和数千美元来构建和实现这个功能,然而却只卖出了 3 个。

最后,我们决定出售整个应用,却没有人愿意购买它。只有垃圾邮件营销人员想要买它,用于进行某种违规的操作。这和我们的价值观不符,我们拒绝向其出售,最终选择了关闭应用。

在构建应用并运行的 4 年中,我们在开发费用、营销费用、托管费用、公司备案等方面花费了 20 万美元左右。而该应用从未盈利,也就是说我们损失了 20 万美元。

在这次创业中,我犯过的主要错误有:

  1. 动用了自己的所有积蓄投入创业。这是不理智的行为,因为创业一旦失败,生活将毫无保障。如果再次创业的话,我会选择筹集风险投资,很大程度上这可以分散风险。
  2. 过多地听取风投的意见,而不是潜在用户。和创业者不同,风投更关心的是市场规模和前景。
  3. 首先在 Android 上启动,而不是 iOS。虽然当时 Android 占据了 90% 的移动市场,但其市场基本已经饱和,竞争更大。而 iOS 市场潜力更大,因为当时出席发布会的每个博主和记者基本都拥有一部 iPhone。

目前,我在华盛顿州担任高级信息安全架构师,同时我还运营一个旅行博客。如果新冠疫情结束,航空业再次恢复运营,我将帮助人们在我的公司 AwardCat 上预订行程。

注:原文编译自 failory,原文标题《Shutting down Cuddli, a dating app for geeks with 100k us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