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的老年人:老龄化群体将如何重塑互联网?

沉迷于网络的老年人,可能会成为不法分子的攻击对象。

时近正午,差不多 25 位老年人正在学习如何与 Siri 对话。他们拿起手中的 iPad,长按 Home 键,随着 Siri 的一句“请问需要什么帮助?”,房间中顿时回响着各种各样的答复。
“Siri,最近的咖啡馆在什么地方?”其中一名老太太问。
“很抱歉,我不是很明白,请再重复一遍你的问题?”Siri 回答道。
几位来自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的工作人员,走到这些老年人身边,并向他们提供必要的协助。AARP 最近在马里兰州的华盛顿堡为老年人免费举办了四期主题为“如何使用 iPad?”的学习班。
在学习班,老年人可以学习“如何打开 iPad?”“什么是 App 应用?”“如何发送文字信息?”“如何翻转前置摄像头进行自拍?”等内容。
自 2016 年以来,AARP 的社区经理贾内·维勒(Janae Wheeler)一直都在举办类似的学习班,课程质量也随着教授经验的丰富而不断提高。
维勒告诉大家,只需要用手指轻轻点击 App 图标,就可以打开相关软件,“就好像你轻轻触碰婴儿的鼻尖一样”。
在教老年人如何发送文字信息时,她提醒他们“不要在信息中输入过多内容”,同时还告诉他们,“LOL”这个词虽然以前表示“满满的爱”(lots of love),但如今它的用法和含义已经不同了。
“架起数字代沟的桥梁,是我们的重要目标。”维勒在学习班开讲的时候告诉在场人员,“与现代科技保持同步发展,你才有机会与你真正关心的人和事物架起沟通的桥梁。”
这句话让人非常欣慰,然而现实却更加紧迫。
和较为年轻的我们一样,许多美国老年人都愿意积极地尝试高科技事物。 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他们中的大多数却总是轻松听信于互联网虚假信息。 此外,他们的“上网方式”其实也并不一定正确,所以也因此暴露了不少风险。
这不仅对这些老年人是一个严肃的问题,鉴于老年人是社会群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因人口老龄化所导致的人口结构变化,他们对社会群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因此,对整个社会而言,这也是巨大的难题。
根据美国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 不久之后,美国 65 岁以上的老年人将成为社会群体中人数最多的一组人群。
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正好处于他们开始学习上网并成群结伴地注册登录类似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的背景下,导致他们将面临数字文化普及的困难,同时还有可能成为网络无法分子的侵害对象,从而使他们深陷各类虚假新闻、恶意软件感染、以及诈骗等各种问题。
然而,这些老年人在很大程度上都错过了数字文化普及的“黄金时期”。
自 2016 年美国大选以来,数字文化普及项目的募集资金急剧增长。
苹果近日宣布,其将捐助一笔款项,用于新闻普及项目(News Literacy Project)和另外两个相关项目的推广和建设。同时,Facebook 也和相关机构达成了类似的合作。然而,这些项目的关注重点,主要以年轻一代为主。
这即是说,在数字信息和技术领域,那些挣扎着并急需帮助的老年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和重视,所以他们不得不“自学成才”。然而,正如前文所言,他们是容易受骗的一类群体,他们总是被攻击和利用。
相比于年轻人,老年人更容易参与投票,并且更加积极地以多种方式参政议政。从经济角度而言,他们会更加富裕,因此具有巨大的经济实力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影响力。
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加入互联网大军,并且即将步入 65 岁以上的这类群体已经活跃在互联网上,老年人群的互联网行为,包括其不断增加的影响力,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然而,这一点却总是被人忽视。
最近四项研究发现, 相比其它年龄层次的互联网用户,美国老年人更喜欢阅读并分享虚假互联网新闻 ,即便因党派偏见而采取相应管控措施后这个现象仍然存在。
其它相关研究则发现,老年人对算法的理解程度相对较低,他们并不明白社交媒体上的内容如何通过算法推送到他们眼前的。同时,相比于年轻人,他们对报道新闻和评论观点的辨别能力也相对较差。此外,老年人群对新闻媒体来源的辨别能力也更低。
这些数字新闻阅读习惯,又和美国老年人的一些关键特征交织在一起,比如大多数人居住在偏远地区,他们也因此更加孤单。
根据 AARP 针对美国老年人的一项调研发现(这项调研针对 45 岁以上的成年人发起),60 至 69 岁的美国老年人中,36% 都处于独居状态;而在 70 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中,24% 都处于独居状态。
因此,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专注老龄化问题的心理学家费瑟·艾扬格(Vijeth Iyengar)以及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心理学家迪帕扬·戈什(Dipayan Ghosh)都认为, 我们现在必须要进一步了解社交媒体、独居生活以及数字代沟对他们的影响。
在其最近共同发表在《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上的一篇文章中,他们写道,“最新证据表明,相比于年轻人,老年人更容易听信并传播虚假新闻,再加上未来几十年这一年龄群体人口的增长,我们就更应该重视并提高对老年群体的认识,了解他们接触互联网的方式方法,以及互联网对他们在社会生活中有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凯文·芒格(kevin Munger)是一名政治科学家,他主要研究美国老年人群的上网习惯以及其对政治的影响。在描述了当代美国老年人以及其与互联网的关系时,芒格曾残酷地描述道:
> 老年人相对孤独、有钱、受疏远,他们被困于一个无法结识他人的地方,并对此愤懑不平。同时,他们刚好可以访问互联网。

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参与到互联网大军中,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现状和未来发展仍然是未解之谜。不过,目前清楚的是,他们的确成为了互联网上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但没人知道未来将变成怎样,也没人为此做好了相关准备。
芒格还说,从历史角度而言,互联网文化和内容是由最有空闲使用网络的这一群体来决定的。“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互联网上将出现大量的老年网民。”他说。

要怪就怪婴儿潮

在参加完 AARP 举办的第一次免费学习班之后,70 岁的约书亚·拉斯科(Joshua Rascoe)说,“老年群体是被遗忘的一代。因此,学会使用互联网,对我们而言愈加重要。”
拉斯科表示,他已经退休了,但主要时间都和孩子们待在一起,教他们如何通过修正草坪赚取零花钱,并为以后做准备。他之前的生意中,他有使用过 Facebook 的经历,但他对社交媒体仍然持谨慎态度。
“我知道如何使用 Facebook,也知道如何登录 Instagram,”他说。但是,他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因为在他看来,“互联网上有 80% 的信息都是虚假的”。 对拉斯科而言,他只是不知道如何识别并避免这些虚假信息。
随着这一天的过去,学习班的老年人也经历了许多精彩的时刻。他们第一次学会了自拍,也尝试第一次通过短信发送图片。
在学习班结束的时候,老年人们都掌握了新的技能,并且迫不及待地想要上网体验更多乐趣。
然而,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更容易成为别人的目标,特别是在 Facebook 上。
根据盖洛普咨询公司(Gallup)的数据显示,自 2011 年以来,Facebook 上的新增老年人群增长显著。如果有人通过 Facebook 传播虚假消息,那老年人很快就会变成其攻击对象,并且以此向他们散布更多虚假消息。
杰斯汀·柯勒(Jestin Coler,)经营者几个网站,这些网站主要以发布并揭露完全错误的科学、政治和其它主题的文章。柯勒告诉本报记者,婴儿潮这一代人群,是他所经营的网站上的关键用户群体,因为他们“更有可能在网络上分享和阅读虚假新闻,特别是在 Facebook 上”。
“在投放宣传广告时,我们主要针对老年群体为主要目标。此外,我也肯定,你也会发现许多带有极度党派偏见的内容发布商也会这样做。”柯勒补充道。
今年一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平均而言,Facebook 上 65 岁以上的用户分享虚假新闻的数量,达年轻用户的 7 倍之多。”此外,在 2016 年美国大选期间,针对推特等网站媒体平台传播虚假新闻的有关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
密歇根大学政治科学教授布兰登·尼汗(Brendan Nyhan)告诉本报记者:
> 总体来说,60 岁以上(特别是 65 岁以上)的老年群体,特别喜欢阅读并分享虚假新闻和消息。

正如柯勒所言,婴儿潮一代正是带有极度党派偏见的 Facebook 网页内容的主要读者。 他们很容易受带有党派偏见的文章所吸引,从而花大量时间在这些网页上。
妮可·詹姆斯(Nicole Hickman James)曾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多年,该出版社旗下运营着几个带有自由党和保守党党派偏见的 Facebook 页面及网站。詹姆斯告诉本报记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参与互动的基本都是老年读者,所以她在后期的文章也基本都是站在其角度上而写的。
她通过推特私信告诉本报记者:
> “例如,标题为‘哪个名人怒评特朗普’这样的文章,总是受到大量的关注和热评。如果这个名人是著名青年演员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效果就不太明显,毕竟大部分婴儿潮一代的读者根本不知道她是谁,也对此漠不关心。但是,如果是跟他们差不多同龄的歌手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文章的传播效果就非常明显。我总是会站在自己父母甚至祖父母的角度上来思考,并尝试探索他们可能对哪些内容感兴趣。”

据詹姆斯透露,经常在她通过 Facebook 发表的文章中进行评论甚至给她发送私信的,大多都是老年人。有时候,她需要协助运营旗下其它的针对保守党的 Facebook 页面,她也会发现类似的情况。
“这些评论内容都差不多大同小异,他们有着严重的党派偏向。而且偏向保守党的这类群体,他们的参与度通常都更高。”詹姆斯补充道。
和柯勒揭露虚假新闻的网站一样,詹姆斯所任职的出版社投放广告也主要针对的是年龄在 50 岁甚至 60 岁以上的群体。
但即便他们并没有特别针对老年群体投放广告,最后受广告内容而被吸引而来的也往往是老年用户。
美国转折点(Turning Point USA)是一个主要面向大学生的非营利性保守党组织。最近,他们通过 Facebook 发出去的宣传广告,吸引了大批老年人的关注。
今年二月,改革派拥护者乔丹·乌尔(Jordan Uhl)通过推特发布了一系列截图。这些截图,主要显示了受美国转折点投放广告所吸引的用户结构统计数据。
根据 Facebook 广告资料库(ad archive)数据显示,在乌尔的那条推特发布后,美国转折点的广告就发生了变化,并开始吸引年轻人的关注。这才是人们所希望看到的,毕竟这个组织的受众对象本来就是学生。
本报记者就此事联系美国转折点并邀请对方发表看法,但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评论。不过可以看出,该组织最初的广告投放标准中,并没有年龄这项标准。婴儿潮一代,只不过凑巧成了受其广告所吸引的一群人。
保守党电影制作者阿米·霍洛维茨(Ami Horowitz)也经历过类似的体验。
霍洛维茨主要为福克斯新闻(Fox News)拍摄制作视频短片,并频繁地作为嘉宾出现在福克斯新闻中。他一直在运营并投放多个版本的广告,呼吁美国及时治理非法移民,并邀请用户为广告点赞。
根据 Facebook 广告资料库的数据显示,霍洛维茨投放的广告主要观看群体是 55 岁以上的这一群体,其中 65 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最大。然而,霍洛维茨表示,“我并没有针对用户年龄群体来进行推广。”
这即是说,他投放的广告,更加受 Facebook 老年用户的青睐(目前不清楚的是,除了年龄标准以外,霍洛维茨投放广告的其他标准是什么。对此,霍洛维茨也并没有进行答复,Facebook 也拒绝就此进行回应)。

Facebook 广告资料库,图片来源: Facebook ads
在点赞之后,用户会自动关注霍洛维茨的主页,之后还可能在信息流中阅读他发布的其他内容。如果被这样的广告盯上,并点击这些广告,那么其 Facebook 主页就会变得和贝蒂·曼洛夫(Betty Manlove)一样。
曼洛夫是美国公共电视网(PBS)有关“垃圾新闻”系列报道中的那位老奶奶。
曼洛夫在 Facebook 上为 1400 多个页面点过赞。其中,大多数页面都与具有党派偏见的保守党或者宗教有关。随后,她意识到她使用 Facebook 的方式不太健康。
曼洛夫曾经成功地戒了烟,但她也坦白道,“我无法戒掉 Facebook,我每天都在 Facebook 浪费了许多时间,其实我应该把这些时间用来做别的事情。”
曼洛夫的孙子,卡梅伦·希克(Cameron Kickey)是 PBS 系列报道的制片人。希克分析 Facebook 有明显党派偏见的页面时,发现了其奶奶的点赞记录和分享历史。
在与本报记者讨论其奶奶使用 Facebook 的习惯时,希克提到,尽管他设法帮助奶奶更好地使用并浏览 Facebook 页面上的信息,但他仍然发现奶奶最近分享了一条来自虚假保守党页面的消息。
“尽管我非常明确地跟奶奶讨论了这些话题,但她依旧在 Facebook 上点赞并分享相关内容。也许这都是我们的错,毕竟我们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她”希克说。随后他又补充道,“我非常爱我的奶奶。”
对许多人而言,这种充满爱意和愧疚感的混合情感所导致的挫败感,并不会觉得陌生。 然而在互联网上,有大量的媒体通过推特公开谴责并表达对婴儿潮一代、Facebook 以及其共同造成的现状的愤慨与不满。
《华盛顿自由灯塔报》(Washington Free Beacon)执行编辑桑尼·邦齐(Sonny Bunch)曾发布推特称,“以前,Facebook 主要是亲奥巴马派用来发表观点并吸引年轻人的平台,而如今却变成了俄罗斯人发布可怕的新闻来吸引老年人关注的平台,这种变化实在是太梦幻了。”

截图来源:Twitter
当前,信息混乱的局面在不同年代的人使用互联网媒体习惯方面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鸿沟,而针对婴儿潮一代以及 Facebook 的愤慨情绪,更像是这一事实的副产品。
25 岁以下的年轻人,如今是 Snapchat 和 Instagram 等社交平台的主流用户,他们几乎不看传统的电视节目。而老一代美国人则更喜欢使用 Facebook 和观看传统的有线电视节目。
实际上,无论是什么年龄层,他们都会使用 Facebook。不过,年轻人使用 Facebook 的频次要低得多。 在他们眼中,他们的父母还有祖父母都在使用 Facebook,所以他们都想避而远之。
然而,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和公共事务助理教授、近日发表的一篇有关虚假新闻消费的研究其作者安迪·格斯(Andy Guess)确认为,虽然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美国老年人很难适应数字文化普及,但把互联网信息传播形式恶化的原因,统统归结到一个特定年龄到的人,是一种极其不公平的做法。
“人们很容易通过这样的理由来强行解释这个问题。如果这种情况真的与你自己的经历引起共鸣,那么你就应该停下来思考,’我到底忽略了什么东西?’”格斯说。
不同年代的人之间的憎恨,会进一步加剧婴儿潮一代与时代的鸿沟,从而导致这个问题更加复杂。
詹姆斯谈到她和 Facebook 页面上的用户进行互动后的体会时说道,“我觉得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孤独的。”
的确,提及美国老年人的互联网行为, 隔离感和孤独感 是两大主要影响因素。
在《科学美国人》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作者戈什和艾扬格引用了一段之前的研究发现。根据该研究发现:孤独会影响人的认知功能,并且会对人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造成影响,同时还会导致自我约束能力的减弱。
他们在文中写道,“为了广泛地寻求避免冲突,并尽量减少失望而产生的一系列行为,可能会让这些老年人更倾向于关注能够反映其世界观的信息来源,从而保持自我意识。”
换句话而言,这些老年人则会在选择寻求联络并加强其世界观的过程中,无意地建立起过滤信息的泡沫。 而这种互联网习惯,只会让老年人更容易上当受骗,而这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现象。
今年三月初,美国司法部宣布了历史上针对老年人网络诈骗行为最大规模的协调清扫行动。最终,全球 260 多名嫌疑人受到指控。他们的诈骗行为,导致 200 多万美国人受害,其中大部分都是老年人。
对此,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表示:“这些案件中的老龄人口,是社会中最容易受骗的脆弱群体。”
史提夫·贝克(Steve Baker)供职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长达 30 余年,其专门研究欺诈与诈骗。贝克告诉本报记者,著名的牙买加彩票诈骗案,就是通过告诉人们其中了大奖,并要求他们支付一笔费用从而领取奖金。这种类型的诈骗案,专门针对老年人下手。
“通过牙买加彩票诈骗案,我们发现,诈骗分子不仅吸引了大量老年人的关注,而且还把他们当作下手目标。”
贝克如今运营着一个网站和一本新闻资讯,通过不同的渠道宣讲针对老年人的各种诈骗案例。他表示,通常情况下, 受骗的老年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上当受骗,所以这让诈骗分子更加肆无忌惮。
根据司法部的声明,最近其协助并成功地在爱荷华州举办了第一届农村及部落老龄人口司法峰会,旨在打击社区内部虐待老龄群体并实施经济诈骗的不法行为。
在农村地区,生活着更多的老龄群体。客观上,这会给他们造成一种隔离感。 同时,互联网的便利性也让他们意识到,互联网可能是最好、也是唯一的于外界沟通交流的渠道。
就老年人以及其与数字信息技术交互方面而言,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问题。这个问题,特别是家庭内部,很少有人会直接讨论,即老龄化人口的认知衰退现状。
我们都可能会遭遇认知衰退,它在一些人身上可能是突发性的,而在另一些人身上则可能是慢性演变的。然而,只要一旦出现这个症状,它就会极大地影响你与世界交互的方式。
芒格表示,虽然这种现象可能还不太常见,但对 90 岁以上的群体而言,这个问题则不容忽视。如果他们使用 Facebook 的话,其受限的认知能力可能会造成一系列后果。
“这是非常可悲的,而且无形中也暴露了潜在的风险问题。”芒格说。

互联网人口的老龄化

即便婴儿潮一代学会使用计算机信息技术,他们依然会觉得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在 AARP 举办的学习班上,75 岁的查尔斯·罗宾逊(Charles Robinson)戴着退伍老兵的军帽。这顶帽子,可以说是他一生的骄傲。他从口袋里掏出 iPhone,并说他现在做什么事都通过 iPhone 来完成,比如支付账单或者发邮件等等。
当他跟本报记者交谈时,正好他的孙子发来一条信息,问他家里的电脑是否修好并且可以用了。罗宾逊并没有修好它,孙子之前发给他的说明手册也并没有什么用。
“孙子指导我做的那些操作,我并没有太多把握。所以我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罗宾逊说,“他说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当然,对他来说,的确简单。”
罗宾逊和他的妻子简(Jan,她微笑着说她已经 70 多岁了)都已经退休了,最近几年两人一直都在到处旅行。
他们都上过大学,并且总是积极地融入所处的世界。然而,在科技面前,他们仍然在奋力地挣扎着。
“我们都上过大学,并且都曾经在政府机构工作。然而,不管你读了再多的书,知识再渊博,技术始终都在飞速发展,所以我们也总是尝试着保持与技术发展的同步。”简说。同时,她还表示,她学会了如何在手机上裁剪图片,对此她非常开心。
“在过去,电脑刚刚问世的时候,我们很快就学会了如何使用电脑。”简还补充道。
当然,如今 65 岁以上的群体,并不是在互联网的陪伴下长大的,而且在过去的大半辈子中接触互联网的时间也不多。不过,对于那些 20 年后才会迈入 65 岁的人群而言,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吧?
然而,芒格表示,事情也并不是那么肯定的。
“互联网还将更加快速地发展着,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以后 25 岁的年轻人可能都会明显地感觉到,十几岁的孩子们使用互联网的方式和他们存在着明显的不同。除非有一天互联网不再快速发展,否则这种差异性,只会愈来愈明显。”芒格说。
比如:热衷于 Facebook 的四十岁中年可能完全不了解什么是抖音 App。同理,如今熟练使用互联网的成年人,将来有一天说不定也会遭遇类似的经历。
这就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如何帮助老年人适应互联网的发展和新的数字环境?而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针对现在的老年人,未来的老年人也应该适当地考虑。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必须预见并解决未来 65 岁以上群体对互联网的需求。 就目前的现状而言,这个问题仍然是非常困难的。大多数老年人还是被排挤在数字普及热潮的热浪之外,他们也总是通过寻求家庭成员来获得相应帮助。
芒格同时还提到,随着互联网人口的老龄化,我们可能会看到,科技巨头和其他著名人士可能会站在家长的角度,提出另一番解决方案。他说:
> 针对儿童的身心健康,我们可以对互联网进行适当调整。所以,类似的解决方案,也应该可以用于老年群体。但问题的关键是,因为老年人喜欢参与投票,他们也不喜欢听令于他人,所以这个方案也存在一定的现实难度。

如果数字普及学习班的可能没有精心设计准备的话,老龄群体也可能并不会对此表示感兴趣。之前在新闻出版社工作的柯勒告诉本报记者,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老年中心最近准备举办一场主题为“如何鉴别虚假新闻?”的学习班,然而最终却因为大家都不感兴趣,所以活动只好被取消。
“在我看来,把学习班的主题命名为‘如何鉴别虚假新闻?’,这就体现出这个课程在设计方面的失败。毕竟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有能力鉴别真假新闻,所以不需要别人来教他们。”柯勒在推特私信中告诉本报记者。
对此,芒格认为,首先我们应该认识到, 老年人会感觉到他们没有获得恰当的帮助和理解,也没有人按照他们的要求来满足其需求。
这即是说,像 AARP 举办的学习班,可以在更广泛地进行推广应用,同时还要进一步研究和了解老龄化、社交媒体、信息科技以及社会之间的关系。
“其实,我并不认为老年人有什么错。实际上,他们遭受了不公平对待,而我们则必须想办法让他们更好地融入未来。”芒格说。
 
作者:Craig Silverman
原文链接: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craigsilverman/old-and-online-fake-news-aging-population?_branch_match_id=594463379783684645
译者:井岛俊一
来源:https://36kr.com/p/520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