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产品经理发展趋势展望:产业化、信息化和智能化

2016 年美团王兴在内部讲话就喊出了“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但直到今年尽享互联网流量红利的头号玩家,才普遍感受到了流量红利消失后的寒意。腾讯、阿里、百度、京东、美团、小米股票价格都有显著的下跌。新业态下,京东更是最没有耐心的,曝出了大裁员计划,京东商城裁员 20-30% 来降低人力成本。

产品经理十字路口

消费互联网产品经理作为引领消费互联网发展的岗位,也随着消费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而进入瓶颈期。2011-2015 年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几年,移动互联网在各个领域开花结果。到如今各个领域产品已进入成熟阶段,各个赛道产品都有过饱和现象。

如今消费互联网产品经理做产品,不再像头些年做什么有什么,而是普遍陷入了以下尴尬情形:公司普遍不会大力投资源、工作内容对结果影响微小、产品增长停滞、新项目失败率高。

对比而言,如今产品经理做产品,需要更多投入而结果往往更不如意。例如某门户公司新闻客户端产品随着版本更新,日活不断下挫,产品经理自然成了背锅侠;例如某搜索公司同时投入多条产品线,各条产品线都是烧钱无收益,经过裁撤和甩卖,最后仍回归搜索老本行;例如某二线搜索公司,信息流产品、短视频产品、贷款超市产品都有布局,但也是存量流量变现,习惯了躺着靠搜索挣钱,新产品是不会烧钱投资源跟巨头竞争的。

消费互联网本质上是连接,商业模式是流量。没有更多的增量流量,还要养着一群高薪的员工,这件事是不持续的。

消费互联网产品经理已经处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产业互联网兴起

互联网压缩成本的同时,各头部企业也在寻找新的增长空间。前一阵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各方大佬云集,却都围绕一个话题展开未来增量市场的讨论:产业互联网。腾讯内部组织变革,将公司未来寄托于产业互联网;美团结合自身连接人和商业的优势,喊出向餐饮行业供应链发力;百度依然讲 AI 应用到交通产业(无人驾驶)、新的流量入口(智能音箱)。产业互联网炙手可热,身处科技圈,每年都不缺乏炒作的主题,产业互联网是不是又是炒作?

2019 年正值改革开放 40 周年,这 40 年,中国各行各业从无到有,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发展。各个行业都充分享受到了蓝海市场红利:廉价的劳动力和广阔的市场。中国的发展模式一路都是粗放式和重资源消耗式发展,随着国内劳动力、房租成本上升以及国内外惨烈的红海竞争加剧。各行各业亟需产业升级,避免成为东南亚更低劳动力成本的背景,也有助于在国际竞争中处于食物链更高位置。

传统产业升级何其艰难。新技术、新理念、高技术含量,让传统产业面对收益不确定的同时,无法负担高昂的成本和组织换血成本。

消费互联网公司在享受 20 年消费互联网发展红利之后,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历练与进化。在流量红利消失的当下,消费互联网手握资本、人才、技术、流量入口等优势,将产业互联网作为下一个增长点和进化点。

新兴人工智能公司在成立之初,便从行业基因层面决定了要服务产业互联网。人工智能技术本身并不具备价值,只有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特定场景,才能将技术转化为价值,发挥出人工智能技术提升生产力的优势。而产业升级的现实需求,恰恰为人工智能公司提供了快速发展的契机。

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人工智能,应用到产业互联网都是为特定产业降低成本和提升收益。譬如小乐帝从事将内容推荐系统应用到内容媒体产业,对产业实际价值便是用更少人力服务更多 C 端用户。当为服务的客户创造价值之后,自身的商业模式离跑通也就不远了。

产业互联网 PM 需求

最近微软市值超过苹果重回全球第一,微软、IBM、亚马逊市值与营收高,都有赖于扎根产业互联网。美国经历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大发展,充分竞争使得美国早早进入了集约型发展阶段,信息科技早早应用于各个产业之中,而中美产业互联网之间的巨大 gap,决定了中国产业互联网大发展将更具想象空间和势能。

微观层面,中国存在数亿的个体和企业,每个个体或企业都有多种多样的需求:OA、人力、财务、业务前后台。市场大、需求丰富,是产业互联网巨大机会的现实基础。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好的事情并不会自然而然发生。服务产业互联网需要大量的人才,特别是产品经理这样的人才。

产业互联网对产品经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同于对消费互联网产品经理人才的需求,产业互联网产品经理核心价值是定义市场机会、将产业需求产品化并不断迭代、界定产品与服务边界;而消费互联网产品经理只需要定义需求和实现需求即可。

产业互联网服务的对象是个体或企业,就决定了消费互联网产品经理自己就是用户靠拍脑门想需求路不再行得通,而是需要切实了解所服务产业价值链条,为产业解决痛点和难点,定义产业问题能力将是产业互联网产品经理核心能力。

产业互联网核心在于利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解决产业的痛点和难点,因此解决问题不限于前端、后端、客户端、小程序或者人工智能,能高效解决问题的产品形态,因此需要产业互联网产品经理有比较广阔的视野和对技术认知达到一定水平,而不像消费互联网通常将产品经理局限的框子里,划分前端产品经理、后台产品经理、小程序产品经理等等。

产业互联网所服务的个体或企业,每个个体或企业,经营阶段、认知水平、服务人群均不相同,产业互联网产品又有一定的行业认知门槛,因此产业互联网产品经理无法提供给客户一套标品解决所有问题,还需要提供相应的服务为客户解决个性化解决问题:譬如产品使用咨询、产品状态咨询、个性化需求定制等等。而消费互联网可以通过标品解决用户问题,只需要做到核心路径明确,附加需求不打扰核心需求使用即可。

产业互联网产品经理实践

小乐帝入行产品经理早期在某门户工作,当年无论如何做需求都不能使业务有明显增长,反而日活日渐下滑。认识到门户内部腐朽和消费互联网机会将尽之后,果断换赛道。

之前工作中有接触推荐系统,推荐系统化腐朽为神奇的能量,让人眼前一亮。将推荐应用到一家媒体,最多算锦上添花。如果将推荐应用到整个内容媒体产业,则是将整个行业生产力做了更新升级,社会价值巨大。于是就入坑面向内容媒体产业的推荐业务,从零到一做起了两款服务产业的产品,并服务数千家个体和企业,效果显著。

今年早些时候为产品经理同行普及“AI 产品经理”相关话题,但身处人工智能行业越来越感知到,人工智能 or 互联网从来不是瓶颈,真正能够深扎某个产业并理解产业痛点,才能以互联网或人工智能技术解决产业问题,才能真正创造社会价值,而非拿斧子找钉子的逻辑。

给产业互联网产品经理入行建议:懂行业和业务、懂产品技术、懂服务。可以从行业、产品经理、爱好或兴趣切入产业互联网产品经理。

产业互联网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