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中国互联网

互联网诞生于 1969 年,而中国互联网建立于 1994 年,迄今尚且历经了 30 年不到,但大家可以感受到的是,互联网已经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8 月 20 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 42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我国网民规模达 8.02 亿,互联网普及率为 57.7%。
中国互联网历经了将近 30 年,已经从互联网大国变成了互联网强国。我们多数的 80 后,90 后,都是成长于当下成熟的互联网时代,时时刻刻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与此同时,我们有必要了解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阶段,及各个阶段的商业模式,丰富自己的认知。
中国互联网奠基人胡启恒女士曾说:
> 中国的互联网不是用八抬大轿抬出来的,而是从羊肠小道里走出来的。

那么,中国互联网的起点在哪里呢?它经历了哪些阶段,发展成为当下 8 亿网民的互联网大国呢?我们将如何科学的对它进行阶段划分呢?
回顾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我们在很多的研究报告里了解,大概是以下三个阶段:

  • 1994-2000 年 从四大门户到搜索;
  • 2001-2009 年 从搜索到社交化网络;
  • 2010-2018 年 移动互联网和自媒体。

这三个阶段,是通过“应用形态”的变迁为维度划分的。今天笔者打算以“互联网”为对象,以其发展轨迹为维度,划分为以下几个阶段:学术牵引期、探索成长期、快速发展期和成熟繁荣期。

  • 学术牵引期。 指的是互联网从美国引入中国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国政府科研单位历经数年的努力,推动互联网从信息检索,到全功能接入,再到商业化探索。
  • 探索成长期。 指的是逐步建立普通大众对互联网的认知度和接受度,稳步成长。在这一期间,我国最早一批互联网公司相继成立,热情高涨,一路高歌,不畏互联网泡沫期带来的考验,努力探索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 快速发展期。 该阶段成熟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已经建立,“内容为王”的时代慢慢过去,开始转向“关系为王”的 web2.0。互联网的角色关系也开始转变,内容的缔造者不再只是网站,个体用户也可以参与其中,逐步通过内容来拓展自己的关系链,也就是我们常说的 SNS 时代。
  • 成熟繁荣期。 该阶段正是我们目前经历的成熟互联网阶段。从微博的盛行,到 2012 年移动互联网的爆发,移动应用与消息流型社交网络并存,真正体现了互联网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呈现空前繁荣的景象。

第一阶段:学术牵引期(1980~1994)

互联网诞生于美国,最早起源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的阿帕网,主要是用于军事研究,它主要是帮助美国国防部抵御前苏联的核打击而建造的通讯网络。该网于 1969 年投入使用,起初是四个节点,到 1981 年发展到 94 个。同时,最大的信息检索系统 DIALOG 也接入了阿帕网。
互联网的雏形已经显现,很多标准和特性亟待建立。这些标准在 80 年代逐步建立:

  • 1983 年,保罗·莫卡派乔斯(Paul Mockapetris)发明了 DNS;
  • 1984 年,美国国防部把 TCP/IP 协议确定为所有计算机网络的标准,为互联网的全球一体化奠定了基础;
  • 1989 年,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发明了万维网(world wide web),为互联网在全球的普及做好了准备,之后 www 站点迅速发展。

在互联网标准已经完善后,中国的学者专家们也开始为接入互联网做出努力。
由于美国有政策强制对中国进行信息封锁,所以中国也只能通过学术研究的形式进行探索。最终经过政府长期的努力,于 80 年代初,成功在香港和北京设立国际在线信息检索终端,实现和阿帕网相连,最终接入 DIALOG 数据库系统。也就是说,中国互联网的应用起初是通过信息检索工具的方式融入的。
直到 1987 年,另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研究,有力的推动了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就是电子邮件。
1987 年 9 月,在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维纳•措恩教授的帮助下,王运丰教授和李澄炯博士在北京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ICA)建成一个电子邮件节点,并于 9 月 20 日向德国成功发出了著名的“越过长城,走向世界”的电子邮件。这预示着中国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但不是全功能接入。

但是这一阶段中国学术机构也是努力的申请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同时也收到了美国自然基金会主任斯特芬•沃尔夫(StephenWolff)的欢迎。
直至 1994 年 4 月初,中美科技合作联委会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胡启恒代表中方向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NSF) 重申接入 Internet 的要求,得到认可。4 月 20 日,NCFC(中国国家计算机与网络设施)工程通过美国 Sprint 公司接入 Internet 的 64K 国际专线开通,中国实现了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
中国成功实现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预示着中国互联网的到来。在学术牵引期,互联网的研究几乎都是通过各国科研机构的学术交流来推动发展,真正触及到普通人,还是个全新的事物。那么,互联网的概念的普及以及商业模式的探索,成为新时代的使命;

第二阶段:探索成长期(1994~2002)

在中国实现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接入以后,科研单位开始着手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和主干网的搭建,同时也有民营企业的参与,代表性的主要两点:“.CN”服务器和主干网络的搭建;瀛海威时空主干网的搭建。

1. “.CN”服务器和主干网络的搭建

  • 1994 年 5 月 21 日,在钱天白教授和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的协助下,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完成了中国国家顶级域名 (CN) 服务器的设置,改变了中国的 CN 顶级域名服务器一直放在国外的历史。
  • 1995 年 1 月,邮电部电信总局分别在北京、上海设立的通过美国 Sprint 公司接入美国的 64K 专线开通,并且通过电话网、DDN 专线以及 X.25 网等方式开始向社会提供 Internet 接入服务。

2. 瀛海威时空主干网的搭建。

  • 1995 年 5 月,张树新创办“北京瀛海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主营 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业务;
  • 1996 年 12 月,瀛海威的 8 个主要节点建成开通,初步形成了全国性的主干网。

互联网环境及基础设施的搭建完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商业化做好了铺垫。
1995 年 4 月 12 日,成立一年多的 YAHOO! 上市,彻底激发了中国企业的互联网创业潮:

  • 1996 年 6 月,新浪网的前身“四通利方网站”开通;
  • 1996 年 8 月,搜狐的前身“爱特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
  • 1997 年 5 月,网易公司成立;
  • 1998 年 11 月,腾讯公司成立;
  • 1999 年 3 月,阿里巴巴成立;
  • 1999 年 5 月,中华网成立;
  • 2000 年 1 月,百度公司成立。

1996 年底至 2000 年初,未来形成中国互联网商业格局的大公司基本在这一时期成立,其中多以“网站建设”为主,也就是我们说的门户时代。
而互联网作为新兴经济体,新经济概念+营收增长+新商业模式带来的预期增长(其实就是网络销售 B2C 和 B2B), 形成戴维斯双击错觉+正循环效应。让所有的人都心潮澎湃,nasdq 指数的斜率陡然攀升。到 2000 年 3 月 10 日,纳斯达克指数突破了 5000 点大关,并创下 5132 点的纪录,之后开始迅速下滑,互联网大泡沫开始形成。

互联网泡沫无疑是对国内互联网企业的一次重创。因为它们基本都是作为效仿者,复制美国的商业模式,四大门户网站对标雅虎,百度对标 Google。而在美国的企业可以通过广告产生盈利,但是中国互联网尚属于发展初期,网民规模较少,认知观念还在观望和探索阶段,并没有完全建立信任感,最终导致各企业不能通过网络广告的商业模式实现盈利。
在 2000 年的互联网泡沫形成后,中国互联网企业为了生存,为了实现盈利,都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就在各企业头疼的时候,转折点出现了。
在 2000 年 11 月,中国移动推出“移动梦网计划”,各 SP 积极参与,利用“移动梦网”向用户提供信息和应用服务,获取分成,很好的解决了生存危机,为探索商业模式赢得了时间。在 2002 年下半年,搜狐、新浪、网易均实现了盈利,不过“移动梦网”增值服务带来的盈利占比超半,为后期矛盾的出现埋下伏笔。

第三阶段:快速发展期(2002~2010)

在 2000 年至 2002 年互联网泡沫期,“移动梦网”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实现盈利。在此期间,中国互联网企业也是在不断的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因为很大占比的盈利是依托于“移动梦网”,无疑是在给自己埋雷。就在后期,中国移动要强制改革分成模式,因为其当时的垄断地位是无法撼动的,这让很多的互联网企业很无奈,所以建立更多新的商业模式势在必行。
当然,在 2002 年,互联网泡沫期渐渐的过去,人们对于互联网的热情随时间推进,变得越来越高涨。
截至 2005 年,中国网民规模也是迅速增长到 1 亿多。这就代表着互联网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成熟的盈利模式可以开始实施,互联网的商业价值得以实现。
典型的商业模式有四种:广告、网游、搜索引擎和电商。

1. 广告

  • 在 2003 年,搜狐的广告营收达到 2950 万美元,较 2002 年增长 113%;
  • 新浪的广告营收超过 4000 万美元,较 2002 年增长了 67%。
  • 据统计,2003 年中国网络广告市场超过了 10 亿的规模,较上一年实现了翻番式的增长。以后,中国的网络广告市场一直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

2. 网游

  • 2003 年第三季度,网易将游戏作为独立项目列出,其收入达到 5650 万元人民币,较上一年同期增长 366.8%;
  • 2004 年 5 月,盛大网络上市,当年实现了 13.672 亿元的收入。
  • 据统计,2003-2008 年期间,中国的网络游戏市场,几乎每年都保持在 50% 以上的增速以上。

3. 搜索引擎

  • 2004 年 8 月 google 在纳斯达克上市。
  • 2005 年 8 月,“中国的 google”——百度赴纳斯达克上市成功,当年实现收入人民币 3.192 亿元。
  • 据统计,2004 年中国的搜索引擎市场规模达到 5.7 亿人民币,较 2003 年翻一番还多。

4. 电子商务

  • 2007 年 11 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上市。当年实现营业收入 21.628 亿元人民币,较 2006 年增长 67.2%。
  • 根据阿里巴巴发布的数据,2005-2010 年间,淘宝的网络零售交易额年年翻番式增长。互联网已经成为商务交易活动的重要信息流、资金流渠道。

总结一下,当艰难度过互联网泡沫期之后,中国互联网的主要商业模式逐渐确立并成熟起来,互联网商业价值不断获得突破性增长,互联网生态也开始慢慢向前推进。
2005 年,博客的盛行,标志着 web2.0 的到来,由门户和搜索时代转向社交化网络,大批的社交型产品诞生:博客中国、天涯社区、人人网、开心网和 QQ 空间,以及国外的 Facebook。网民的地位开始由被动转向主动,不光是信息的接收者,也成为信息的创造者和传播者,都在通过互联网拓展自己的社会关系。
同时 web2.0 时代赋予了互联网新的意义:社会价值和主体地位。
社会价值
随着社交化网络的发展,以及网民主体地位的确定,互联网承载的信息资源已经远超传统媒体,而且传播速度相当快。所以,互联网逐渐从传统媒体的舆论放大器,发展成为了舆论引导者。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就是当年的“最牛钉子户”,就是从互联网上迅速传播放大,直至引爆。
主体地位
2006 年 7 月 18 日,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的第 16 届“中国新闻奖”揭晓,网络新闻作品首次纳入该奖评选,13 件网络新闻作品获奖——互联网作为主流媒体地位得以确立;
2007 年 12 月 18 日,国际奥委会与中国中央电视台共同签署了“2008 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地区互联网和移动平台传播权”协议——这是奥运史上首次将互联网、手机等新媒体作为独立转播平台列入奥运会的转播体系;

四、成熟繁荣期(2010~2018)

在互联网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都得以实现后,中国互联网的商业格局基本确定。搜索有百度,社交有腾讯,电商有阿里,门户有新浪、网易还有后起的腾讯网。互联网生态已经形成,后期的发展都是在以既定的商业格局为基础继续拓展。
比如微博的诞生,初期就获得了快速的增长,根据 CNNIC 的统计,截止 2013 年中,中国的微博用户超过 3.3 亿,在网民中的渗透率达到 56.0%。
当然尽管网民规模还是在指数性增长,互联网的载体仍然以 PC 为主,手机为辅。直到 2012 年,手机网民首次超越 PC,成为中国网民的第一上网终端,也预示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模式:移动 APP 与消息流型社交网络并存。这个阶段的主要内容形式,是内容与服务并重。而且内容提供方式则主要是信息流。其中以消息流为主,而以内容流为辅。这个阶段的内容发现机制,是借助于各种 APP,用户直面服务。换句话说,APP 成为内容和服务中心,用户则不需要仅仅使用搜索引擎或内容流型社交网络了。
接下来市场上层出不穷的 APP,产品发展模式的本质基本差不多,只不过其服务聚焦的点各有不同,细分于不同领域。O2O、社交类、视频类、金融、出行、直播、外卖、知识付费、支付……
当然,现阶段也不乏出现一些新的商业模式,但是这些商业模式的决定因素多是来自人性的把握,在既定商业格局下的拓展。尤其是贪婪、虚荣、懒惰,成就了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迅速爆红。
那么,未来互联网的边界在哪里?成为很多互联网参与者探索的问题。

总结

以上是笔者以“中国互联网”为对象,以其发展轨迹为维度,从四个阶段介绍了一下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
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中国科研工作者通过努力,于 1994 年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标志着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历经探索成长、快速发展和成熟繁荣期等几个阶段,从建立国人的互联网认知到互联网创业潮,从商业模式的探索到互联网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实现,从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到当前的空前繁荣,历经将近 30 年,我国一步步成为互联网强国。
认识过去,展望未来。那么,未来中国互联网的边界在哪里?
对于未来中国互联网的边界,笔者也不敢妄下断论,只能从当下互联网发展的生命周期来预测。笔者认为中国互联网正在趋于平稳时期,原因很简单,2012 年移动互联网爆发无疑是互联网人口红利期的鼎盛阶段。但是随着之后在移动端的深入普及后进入饱和状态,尤其是 00 后这一代的人口增长较 80、90 后有明显下降,也就是说未来的互联网人口不会有明显的陡形增长,甚至会短暂滑坡。但是整体还是趋于平衡的状态。
互联网趋于平稳期,意味着:1、就业机会减少;2、创业难度增加;3、互联网阶层固化;

1. 就业机会减少

互联网红利期,大批的创业者涌入,而互联网人才匮乏刺激了教育和培训行业,尤其在 2012 年以后,很多从业者通过培训快速入门互联网,几年下来,互联网人力资源的供应过剩,工作机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在未来互联网的稳定期,行业不会再呈现爆发式增长,所以必定会对互联网人才进行洗牌,适者生存,平庸者注定被淘汰。

2. 创业难度增加

互联网人口增量下降,固有流量被寡头企业瓜分,新型创业者位于行业的下游,只能在巨头们既定的商业格局里寻找机会,但最终还是会被并购同化。所以说未来的新型独角兽企业将会越来越少,然而机会也不是没有,当下中国某些领域还是存在机会,如医疗、教育、金融、房地产等行业还是有可能诞生独角兽的。但是这些行业在国内都是受行业规则和政府制度的影响,要想突破,还是要寄托于未来制度的改革。

3. 互联网阶层固化

在中国互联网的探索期和发展期,互联网作为新兴经济体,是通过新的商业模式不断的打破旧世界创造新世界。但是在未来互联网稳定期,靠创新来创业已经不太容易,更多的是在巨头企业的指引下成长,一步步的为其已经建立的平台做贡献。而当下的巨头在未来几年也不会有很大的动作,多数在固有流量上下功夫,保住既定利益的前提下,探索新技术新概念。
这些是笔者对于未来几年中国互联网的见解,但是无论是互联网创业者还是从业者也不要悲观,可以把这些当做鞭策自己的建议,要想破局,还是有很多突破口的,如互联网 +、大数据、AI、VR,甚至区块链等等,通过深度学习,拒绝平庸,未来还是美好的。关于这些以后再分享给大家。
这次的分享就到这里!
我是一名互联网产品经理,平时喜欢看书,喜欢分享,愿独立的思考和自由的精神常伴你左右。
 
作者:木木,微信公众号 ID:产品经理小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