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创世纪:社交媒体的下半场?

抖音的用户越来越多,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一件作品没有最基本的门槛和更加透明的监管机制,会不会是在考验观看用户的承受底线?

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大家发现没,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都在被“抖音”刷频。
当然,我这里所谓的刷频不是朋友圈微博那种意义上的爆款级霸屏传播,单纯只是在虎嗅、钛媒体、新榜、品玩和百家上被各种形式“安利”。
我们不排除这是一群“新媒体前瞻志愿者”对于“抖音时代”来临的呼唤,毕竟他们的字里行间的赞美之词都溢于言表,突然就有一种“抖音”就是智能手机 App 时代 / 社交媒体时代的“终结者”的感觉,它似乎就是“人类社交场景”最后的想象力。
毕竟,不管是 AR、VR 技术,还是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哪一个对于当下的社交生态都有着灾难级的破坏性。
而现在,Facebook 正在与另外的两家科技巨擘苹果和谷歌正在竞争 AR 领域的统治地位。
不过,相比于国外的社交媒体开始“押宝”下一代社交生态,国内的社交媒体大战似乎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收官阶段:在微博功高盖主,微信后来居上,今日头条更是杀出重围的大环境下,另一款应用“抖音”仿佛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流量黑洞”。
在这阵抖音被捧到风口浪尖的舆论之下,我们似乎还能看到今日头条、百度贴吧、火山视频、美拍快手还有飞信的众生相?

一、胜利的道路上除了鲜花和掌声,失败者欲哭无泪

对于用户“喜新厌旧”这回事,君不见微博一出,SNS 社区暗无天日;微信一出,微博一点脾气都没有还被按在地上摩擦,当然这种“甘为人后”的态度也让它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次复兴”;至于今日头条逆袭的时候,微信微博都有点招架不住,到最后也只是小规模的“今日头条化”(微博首页信息流人工智能算法的运用,微信发现页面的“看一看”、“搜一搜”功能以及不久之后将会出现的“微信订阅号 APP”)。
而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期间,因为春节猛增 3000 万日活一款叫做“抖音”的 15 秒音乐短视频又开始“哗众取宠”。
这对于微博来说自然不是个好消息,毕竟它直接分流了“一直播”的流量;对于微信来说,这一年流量的“雪崩”也一定有“抖音”在从中作梗;但对于今日头条来说,今日头条终于“站稳了”。
用户对于抖音的喜爱是显然的,2017 年底累计用户超过 7 亿,日活超 1 亿,对于一家成立不到 15 个月的短视频公司,可谓是“奇迹”。
而它也刚好激起了微博的“眼红”:3 月 10 日晚,多名抖音用户反映微博彻底封杀了抖音在微博上的传播渠道,这也是微博第二次封杀“头条系”(去年 8 月因为微头条擅自抓取微博自媒体内容,微博宣布封杀今日头条内容抓取接口,此后头条也开始禁用微博账号登录)。
作为抖音的直接竞争者,快手的内心可谓是六月飞雪,它(2011 年 3 月)早了抖音 5 年(2016 年 9 月)因为一哥“天佑”如日中天的时候(2016 年前快手一直很低调),突然就被火山小视频豪掷 2000 万劫了镖,巧合的是 2017 年 5 月份也刚好是抖音公关之时。
虽然天佑最终被禁言,但是这一波“神操作”抖音 PK 快手可谓是“不战而胜”。(快手的“低俗”已经深入人心,抖音一开始就是走颜值高端路线)
就在这一波短视频“唇枪舌剑”的时候,隔壁家百度贴吧突然翻了个身说自己还没凉。
2007 年百度的“爆吧”时间风靡一时,可是现在百度居然需要通过“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胡玥离职”才能在大众的缅怀声中“刷屏”。
除此之外,中国移动复活“飞信”更名为“和飞信”这件事更是“无人问津”。

二、成功可以复制,用算法开启“颜艺”时代

今日头条的成功,在 BAT 围堵的互联网生态杀出重围本来就是一个奇迹;而抖音成为爆款,似乎又证明了这种成功的“可复制性”。
这周一刚好是今日头条的六周年:一个普通的内容资讯 App、被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围攻、做推荐引擎对标百度、开放头条号与微信公众平台抗衡、微头条入侵微博、悟空问答侵蚀知乎、打造短视频“三驾马车——西瓜视频 + 都音视频 + 火山小视频”包抄快手、出海并购买买买……毫不夸张的说,今日头条做了百度都做不到的事。
抖音的成功自然少不了今日头条这种“算法没有价值观”的企业文化,但在那之后算法的本身,抖音的品牌气质或许才是最重要的决胜因素。
根据虎嗅资讯:从春节档一周开始的第二天到目前,抖音已经在中国 App Store 单日下载量第一的位置待了 16 天,创上线后保持榜首最长时间的记录,同时打破了自 2017 年初以来,其他所有非游戏类 App 创下的冠军位持续天数的纪录;如果把游戏也算在内,能够打败抖音的也只有曾经“盛极一时”的《王者荣耀》。
要知道在短视频领域,抖音几乎相比其他同类型产品整整少了一个“五年规划”,不管是最早的快手、秒拍、微视,还是最近的美拍、小咖秀、好看视频;抖音的出现似乎都不占优势。
但是 2017 年 3 月,抖音就像是作弊一样,岳云鹏两次直接“拉伸”了抖音的搜索指数。
或许,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抖音正式确认了自己的“产品形态”。
这也或许就是大家看抖音,那些爆款短视频都是“模仿”的缘故。
抖音:剧本,甚至连配乐我都为大家准备好了,能弄出点什么“幺蛾子”就看各自的本事。
也就是在抖音这种基于算法分发的平台上,越来越多的 UGC(鱼夏、宋爱神、裴佳欣)、PGC(暴走大事件、陈翔六点半、一禅小和尚)甚至是 MCN 机构(大禹、魔力 TV、贝壳视频)开始入驻。
精致的内容,碾压今日头条的图文生态,抖音已然成为了新的流量洼地。

三、商业化可以,不要被算法攻陷

抖音的成功,乃至于今日头条的成功都是毋容置疑的,但是这种基于“窥视用户的兴趣爱好”来推送内容的机制本来就是“极度危险”的。
万一这种算法被用在别的事物上,从头条到抖音,算法已经从图文时代过渡到了视频时代,可是用户还是那一波用户,我们作为一堆“兴趣数据”正在不断被科技“暴力拆解”,而现在有没有有效的防御机制;想想,都细思极恐。
也许大家不知道,现在就连自由写作社区“简书”也开始摈弃“人性”首页投稿筛选,投入人工智能算法的怀抱。
算法没有对错,的确;但是在“算法透明化”之前,谈对错太早,毕竟没有被透明化的算法都只是一个“黑匣子”,像极了“潘多拉的盒子”。
如果你们知道抖音上一个短短 15 秒的视频能够让一款 app(讯飞语音)暴增 10W+ 的下载量,答案奶茶,鼓浪屿的冰激凌小哥网店、茶卡盐湖(现在火爆程度似乎都造成了生态破坏)还有小情书、三感、鹿小草等新媒体大号的话,抖音是不是会成为下一个“被沦陷”的新媒体社群?
想想,会不会有一大波抖音刷分软件、营销账号就在转角等着你?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抖音上的明星(不一定是本人,很多都是图片剪辑)和广告(手游广告不要太多)越来越多了?
看到现在,有没有觉得抖音就是“小咖秀”的翻版,只不过小咖秀的离人民群众太远,注定很难翻身;但是抖音就不一样了,它不只有讨喜的算法,傻瓜式的操作界面,还有为每一个用户准备好的剧本和配乐。
春节期间,抖音确实就像是一片“极乐净土”,为用户打开了微信微博以及今日头条之外的新世界;但是现在莫名其妙明显是测试账号和新人账号出现在了推荐页面,都有点怀疑有没有后台审核,又或者纯粹的机器审核只会屏蔽少数关键字?
抖音的用户越来越多,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一件作品没有最基本的门槛和更加透明的监管机制,会不会是在考验观看用户的承受底线?
作者
幻梦邪魂,微信公众号:sdsghnh。擅长文艺、理论逻辑类文章;平时对写作、互联网、产品经理关注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