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原海豚浏览器创始人杨永智:我为何在去年就不做区块链了

短期来说,区块链还面临很多问题,而且找不到很好的解决方法,场景并不是没有,但需要长期的积累和基础设施的建设。

2010 年,杨永智从微软离职创立海豚浏览器,获得红杉资本等投资,2014 年畅游收购海豚浏览器,杨永智完成了第一次创业。2016 年,杨永智再次出发,选择创办阿博茨科技,并开发了区块链的应用——同心互助。然而,在 2017 年年中他关闭了同心互助的所有业务,转身投入人工智能。实践让他发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也让他开始怀疑区块链是否只有一个最佳应用场景——数字货币。
信仰的背后需要一行行代码、一个个场景的支撑,不能否认的是,对于很多场景,现在的区块链并不能解决其核心痛点,杨永智认为短期来说区块链还面临很多问题,而且找不到很好的解决方法,场景并不是没有,但需要长期的积累和基础设施的建设。区块链是值得肯定的,但并不是一切的唯一最优解,希望这篇实践总结能对你有所启发。

01 短期看衰

区块链捕手:阿博茨的官网现在找不到任何区块链相关的信息了,一句话说说您现在对区块链的态度吧。
杨永智: 一句话来总结就是长期看好,短期看衰 。
区块链捕手:为什么短期看衰?
杨永智: 主要原因是我觉得除了数字货币之外的应用场景都非常难找 。
区块链捕手:现在不是很多场景都在落地中了吗?
杨永智:无论是现在的版权或者其他,你举任何一个例子,回到那件事的本质都是区块链解决不了的。比如你写一篇自媒体的文章,我改一些字,盗版在另一边发了,区块链能发现吗?
还有像蚂蚁金服也在用区块链,IBM 很多年前也说要把区块链用到供应链上,他们是不是真的解决了他们想解决的问题,达到了预期? 现在所有人都抱着不能错过的心态做实验,但要看看结果是什么 。
区块链捕手:场景落不了地的原因是什么?
杨永智: 第一,区块链不是不可替代的 。区块链并不是一个新技术,它实际上是一种技术思维、技术逻辑的变化,比如说密码学、分布式计算、通讯、存储都是已有的,它并没有发明一种新的加密算法或者存储方式,并没有创造新的财富。
它的本质是对价值链做重新分配,它将原先在产业链上被中心化控制着获取的大部分利益再分配,这是它最大的价值 。但必然带来的问题是解决任何一个痛点、应用场景都会有一套中心化的方案、一套去中化的方案,而中心化的方案一定会比去中心化的效率高。
第二,区块链只能解决链上的事 。区块链在真正落地的时候,有很多商业场景是要做闭环的,你会发现很多场景、数据都在线下,即使现在越来越多线上化了,还是很多在链下,能被放到链上的部分还是很少,这是现实世界所决定的。
第三,首先要看监管让不让你做这件事,其次现在区块链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也没有一个能够审核或者论证的机制,谁都可以说自己做的是区块链 。
以前 VC 融资起码有人做尽调,现在 ICO 背后对应的资产是否流失?被挪用?总得有人验证,但验证的过程还是中心化的。现在已经是劣币驱逐良币了,优质项目不能说没有,但是很少,你会发现最早做区块链的人,现在反而很沉默。
我觉得传统的逻辑是有它的道理的,现在毕竟不是理想世界,不能把东西都放到链上去。
区块链捕手:造成这些问题是因为技术发展不成熟吗?
杨永智: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人工智能的发展也是,从 50 年、60 年就开始了,不知道搞了多少波,最近之所以能出现是因为深度学习。深度学习其实并不是算法理论上的一种,很多学数学或者真正搞理论研究的人其实看不起深度学习,因为它其实就是暴力破解,依靠数据和强大的计算能力。经过很多年的积累,计算能力越来越强,云计算发展、大数据积累,这两个东西再加上深度学习算法才一起产生了巨大的化学效应,然后带来很多领域的突破,比如图像、语音和翻译。它需要基础设施的发展做积累。
区块链捕手:但区块链好像并不受技术瓶颈的影响,不可以边使用边迭代吗?
杨永智: 当然可以这么去用,但你要理解这很难成为你的杀手锏 。

02 现实的阻力

区块链捕手:既然您还是认可区块链有长期价值,为什么就完全不做了呢?
杨永智: 我觉得第一还没有找到时间点,Timing,第二还没有找到那个除了数字货币之外的 Application 是什么 。数字货币无疑是最好的区块链应用,我肯定它的潜在价值,但它想要良性发展,首先要有监管的认可,其次要有人来监管。
区块链捕手:适合的 Timing 应该是什么样的?
杨永智: 第一就是越来越多的东西线上化、数字化;第二是在某些场景、领域上的不合理、不公平达到一个极点,物极必反;第三就是监管变得越来越规范,最起码有沙箱机制 。
区块链捕手:您在成立阿博茨(ABC)最开始的时候还是选择了区块链作为切入。
杨永智:对,我刚才也说了我不否认它的长期前景,它长期肯定是很有价值、很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们公司在 2016 年成立,A 是 AI,B 是 Blockchain,C 是 Cloud,我们当时就选择了 Blockchain 切入,然后拿着锤子找钉子,感觉到网络互助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场景,就做了同心互助。
区块链捕手:为什么是网络互助?
杨永智:像我之前说的,区块链就是价值链的再造,所以我们想的是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而互助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因为这个市场很大而且有痛点、有刚需,传统的商业保险弱势群体或者穷人是买不起的,它的成本很高,因为很多钱被销售环节分成了,于是你花了很多无效的钱。互助和阿里做电商其实一样的道理,就是把中间渠道干掉了。
互助保险是最古老的险种,保险最先就是从这上面诞生的,比如说以前教师工会里面的互保组织就是最原始的雏形。但是这个组织还是要依赖协会、公司去监管,没办法平台化,运营也是传统、线下的,效率不高。我们就想把这个模式搬到线上去,用区块链作为它的底层。
区块链捕手:区块链可以做什么?
杨永智:可以把所有会员信息、赔付信息、交易信息全部记录到区块链上,确定它是公开透明的。区块链的用处其实是一个账本。
区块链捕手:在做同心互助的过程中发现哪些问题?
杨永智: 我觉得区块链可以作为底层,但现在这种所谓的互助形式如果不能解决赔付问题,那业务的本质还是流量业务,算是一个互联网运营模式的尝试,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互助保险 。
第一,拿不到牌照;第二,用户只有索赔的权利但没有相应的义务,有些人一直在交钱,赔付也一直在发生 ,但有些人发现自己也没生病就不交钱退出了,留在社区的大多是判断自己存在较大疾病方向的人,这可能会导致平台用于赔付的准备金不充足。没有义务的社区是没办法长期完善下去的。所以我认为它仍然有社会价值,但在商业上就不见得。
区块链捕手:就是区块链的加入并不能决核心问题?
杨永智: 对,它只能解决部分问题,在某些环节上去做改造,但你往往会发现那些改造的其实不是核心环节 。比方说,我们可以将每个人什么时候进入、退出社区,交多少钱、赔付多少钱记在链上,这个没问题,但我们没法知道某个人是不是骗保的,如果他本来没病,医院给他开个假证明,区块链就解决不了。
即使你相信医院不会造假,也首先要打通和医院的数据才行,但实际每家医院都是一座数据孤岛。其次没法保证医院系统里的数据不被篡改。能把医院的系统放到区块链上吗?这太难了。这就是之前说的很多智能合约的东西没法涉及链下、线下部分。
另一个方面来说,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知道区块链了, 但之前我们做的时候,大家不知道这是什么,就需要找某个大佬来背书,这实际上就是中心化为去中心化背书 。
区块链捕手:是什么让您对区块链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杨永智: 还是长期去实践,过程中会得到很多反馈,去思考,然后再实践、思考 。就是头撞南墙,撞着撞着就会发现,原先理想是这样,但实际去做的过程中有很多问题是你原先的认知不知道的。
区块链捕手:您除了网络互助还进行了哪些实践?
杨永智:其实很多问题我们都研究过,也找过很多人去聊,虽然不是都实实在在的去做了,但是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现了问题,并没有找到特别好的解决方案。
区块链与应用的结合是核心,但困难就在于这个技术和实际场景不 Match,所以我们的想法就是回到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关系 。区块链是为比特币量身打造的,但在其他场景下就会遇到数据「水土不服」的问题,这可能是难以避免的。
我们现在实际谈到变革要和链下结合,实际链上东西没那么多。场景都是有的,但现实需要很长时间的改造,比如在很多传统的产业上做 AI,美国会比中国容易,因为中国虽然数据量大,但优质的数据积累太少了,而美国信息系统更加发达,已经有几十年的标准、优质的数据的积累。 所以我觉得虽然区块链本身有一些问题需要改进,但都会有新的方案提出来解决,而它真正的发展不是靠技术的进步,而是社会基础的变化 。
区块链捕手:就现在来说有相对看好的方向吗?
杨永智: 我觉得在 2B 和机构里面,联盟链和私有链还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但它不是不可替代的,而且形成不了闭环它的商业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
另一个就是做公有的基础链,它是有规模效应的,所以长期肯定有价值,但公链也不是谁都能做的,这个世界也不需要那么多公链,最后只会剩几家 。
对于垂直领域来说,现在还没有很好的公有链环境,所以创业如果要去做垂直领域和场景,就面临两个问题: 想不想把它做成基础设施,从应用变成普及性的基础设施?还是想在这个应用上深挖?如果要深挖,就要求基础设施比较完善,要做就要熬得住 。
区块链捕手:技术上您完全有实力去做公链,没有想过去试试吗?
杨永智: 做公有链怎么激励别人参与进来?总得有一个激励机制,我们也不能像滴滴一样发补贴,所以发 Token 就是最好的方式。但你一旦拿了 Token,这件事情就有可能越界、变质,就像抽鸦片一样,我可能会喜欢上那个东西,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

 
采访:周莹、龚荃宇
撰文:龚荃宇
来源:微信公众号“区块链捕手(ID:iqkl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