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移动支付上演三国杀 :支付宝微信二维码,银联 NFC

NFC 效率更高,主要受益主体为银联。微信和支付宝互为竞争对手,银联则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一财科技”(ID:ChinaChanceClub)](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ODAyNTcwNg==&mid=2651321792&idx=1&sn=a8a1ce84f8b7c7309df242d893626ad8&chksm=84ba5345b3cdda5302f20d4331bbb211838e962aa028efca5fcf13f9eca9a35567f20fac4e77&mpshare=1&scene=1&srcid=0308YnnSbb8umfB49eq48K73&key=d57c507d3b503aca5e8371bd68cc36cdfef6e204cf8ef5f4a0279296118aa815bb8e658e82fd03358353201b10424ed61bd00048df5b3d6de04595753e34b6fd72d24fa4e489ae055365a7cefd1d94f6&ascene=0&uin=MTY1NzgxNjIyMg%3D%3D&devicetype=iMac+MacBookAir7%2C2+OSX+OSX+10.11.6+build(15G19009),作者:段倩倩

2017 年,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出席的活动屈指可数,用腾讯乘车码在广州搭地铁、在重庆坐过江索道、在合肥乘公交是其中三件。

公共交通和轨道交通使用频次大于网约车和共享单车之和,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抢滩的重要战场。 本质上,腾讯和支付宝抢的是支付的应用场景。支付宝通过电商场景在线上一家独大,微信支付则通过社交支付场景在线下异军突起。在移动支付上,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市场份额此消彼长。公共交通使用频次和餐饮消费相当,是移动支付工具拓展用户数量、获取用户数据的重要场景。

如同和线下商超的合纵连横,腾讯(微信)和支付宝也在不同城市公交系统跑马圈地。支付宝已经在 50 多个城市实现乘车码的推广;腾讯乘车码支持城市达 46 个。

轨道交通方面,腾讯先声夺人拿下广州地铁。但腾讯在广州地铁的乘车码为试运行状态,仅对 10 万个用户限量开放,目前多数微信用户无法用乘车码乘坐广州地铁。

腾讯和支付宝均用了二维码技术。相比之下,NFC 效率更高,主要受益主体为银联。微信和支付宝互为竞争对手,银联则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腾讯、支付宝圈地

2017 年 9 月 13 日,马化腾现身合肥——他出现在这座城市的次数并不多,在公开资料里,这是他 2017 年唯一一次来到合肥。

当天,合肥市与腾讯公司代表共同签署了腾讯乘车码、众创空间、AI 医疗以及互联网 + 等一系列合作项目的合作协议。腾讯乘车码显然是腾讯最为看重的项目,马化腾参加了合肥公交合肥通乘车码启用仪式,并在媒体长枪短炮的包围下现场用腾讯乘车码搭乘了合肥公交。

2017 年 11 月,马化腾出现在广州。当天腾讯公司与广州地铁集团签约,联合宣布了全国首个地铁乘车码在广州的上线试运行。乘客通过“广州地铁乘车码”,将二维码靠近地铁站的闪客峰云闸机,即可扫码入闸乘坐广州地铁。马化腾再次体验了广州地铁乘车码,扫码通过了广州地铁的闸机。

12 月 1 日,全国首个长江索道乘车码在山城重庆上线。马化腾现身重庆,用乘车码搭乘了长江索道。

腾讯对乘车码的重视可见一斑。在移动支付智慧交通领域,腾讯提出了“0-1-3-5-7”概念,0 公里指停车场无感支付;1 公里是共享单车;3 公里是腾讯乘车码乘公交;5 公里是滴滴打车;7 公里是腾讯乘车码乘地铁。

在移动支付市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市场份额此消彼涨彼此死磕,双方都在抢占支付场景。2017 年年末,蚂蚁金服领投哈罗单车时,一向温和低调的马化腾称“(单车)被当成支付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暗指蚂蚁金服投资哈罗单车是为了推广支付工具。

而在整个大出行中,乘车码使用频次远超共享单车。交通部数据显示,公共交通(公交 + 地铁)2016 年月使用频次为 72 亿次。第三方机构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共享单车月使用频率为 18 亿次(2017 年 9 月);滴滴数据显示滴滴打车月使用频率为 6 亿次(2016 年 Q2)。这也意味着,乘车码使用频次超过了共享单车和网约车之和。

按照马化腾的说法,“乘车码所覆盖的公共交通系统,是下一个高频高粘度低额度的交易场景。”获取场景的公司将获取海量用户消费行为轨迹,完成数据的沉淀。

蚂蚁金服同样攻城略地。2017 年 12 月 26 日,杭州地铁和蚂蚁金服联合宣布,自 12 月 27 日下午 5 点起,乘客只需在支付宝内领取“杭州地铁乘车码”,就可以在杭州 72 个地铁站直接扫支付宝二维码入闸乘车,无需再购买实体地铁票。

腾讯先声夺人拿下广州地铁,但支付宝速度更快,杭州之后再度拿下西安地铁。2018 年 1 月 1 日起,西安市民直接刷手机 App 的二维码和使用支付宝扫码就能实现在地铁进出站。

相比轨道交通,路面交通的推进速度更快也更广。目前为止,腾讯乘车码已经覆盖了 46 座城市,支付宝乘车码支持城市达 50 多座。广州、西安等公交,同时支持腾讯和支付宝。

除了不同城市公交系统外,腾讯和支付宝也注重能力的提升。2017 年 12 月 5 日,马云出现在上海地铁,体验“动动嘴”买票乘地铁。“动动嘴”主要包含语音购票、刷脸进站、人流监测等三项地铁黑科技,未来乘客只需告诉机器想去的目的地,机器就会自动调用云端的高德地图服务,检索完成并自动出票,全程不过数秒钟。该技术将于 2018 年覆盖上海主要地铁站。

2018 年 2 月,腾讯推出了“微信车票”,目前在广州小范围试点。微信车票并非简单的数字和二维码,电子车票本身载有充满广州特色的插画,可向群好友及单个好友赠送,兼具收藏意义。一财科技获悉,“微信车票”名称为马化腾所取。

二维码还是 NFC?

中金公司一份研报称,全国城市轨道交通和公共交通在 2016 年分别达到 161 亿人次和 1285 亿人次。但目前公共交通遍布全国城市,轨道交通却只存在人口密集的一二线城市,在这些城市中,轨道交通使用频次或许不低于公共交通,客单价也更高。

对于多数微信用户来说,打开小程序“广州地铁乘车码”,会收到“乘车码逐步放开,敬请期待!”的提示语。腾讯方面回应一财科技称,广州地铁乘车码现在为试运行状态,首批只开放了 10 万个用户。

支付宝在杭州及西安的地铁乘车码不限量开放。广州地铁智能化集成及产品提供商佳都科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广州地铁目前还不具备二维码扫码设备,腾讯乘车码走的是地铁“体外”系统,二维码闸机并非地铁搭建,而是由腾讯相关方在运营,“类似于大的百货商店会有和营业系统连在一起的收银机,收款营运都是商场负责;但有的商店没有对接收银机,它摆了一个独立的 POS 机,这个第三方 POS 机只承担了收钱作用,是商场体外的。”

相比之下,杭州、西安地铁已经由地铁公司完成了二维码改制,可以不限量对外开放。西安市民王莹对记者表示,用支付宝二维码乘坐地铁可以享受 88 折优惠,已经习惯了上班用手机扫码过闸,去成都出差无法用手机过闸感到无法适应。

支付宝乘车码和腾讯乘车码在不同的城市圈地,两者互为竞争对手,也使用了同样的二维码技术。在无卡出行场景中,NFC 技术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 从技术来讲,NFC 比二维码更有发展前景。只要用过 NFC 的不会再用二维码,它不用唤醒某个应用,手机靠近闸机就行,用户体验更好。”佳都科技相关负责人称。相比之下,用二维码乘车用户需要打开相应 App 找到二维码。在公交快速出行的场景下,哪怕是仅仅多出几秒钟,乘客也会觉得二维码流程太慢过长。

NFC 发展的瓶颈在于入口。苹果手机 ios 系统 NFC 应用仅对 Apple Pay 开放,许多第三方应用无法实现,安卓机普及率较低;在国内,微信和支付宝是比 Apple Pay 更大的入口,但微信和支付宝同样不开放 NFC,这进一步限制了 NFC 注册用户数量。

对于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来说,做 NFC 将对二维码带来冲击,NFC 技术下用户不用打开 App 就能直接刷机进站,App 点击率将会变小。是以互联网巨头对 NFC 技术态度暧昧,NFC 技术一直不愠不火。

“广州地铁现在有一个独立的 NFC 应用,也就是我们做的地铁云卡,地铁云卡一直在发行,但发行效果不理想。它只能在地铁官方 App 申请,本来地铁 App 号召力不大,和羊城通相比 NFC 没有优惠,和微信支付宝相比又不够方便,用户不乐意用。”佳都科技相关负责人称。

和 NFC 相比,二维码也有着优势。NFC 技术相当于空中发卡,用户需要支付开卡费并为手机中的虚拟卡充值;而二维码是一种基于身份识别的后付费方式,用户刷二维码进站相当于刷 ID。在业内看来,刷 ID 会成为日后的趋势,也会沉淀相关数据。

“他们(支付宝腾讯)整体技术底蕴是基于线上的,从它们的传统来讲希望把线上交易弄到线下,他们主推二维码,对线下交易还是不是太懂。”佳都科技相关负责人称。

深耕线下多年的银联在公共交通上有着优势,银联金融 IC 卡此前已经支持多个城市的公交系统。在公共交通、轨道交通场景上,微信和支付宝既互为竞争对手,也面临着共同的敌人。2017 年年末,银联卡高调杀入移动支付市场,并推出 2018 新春红包来吸引用户——2014 年,微信正是通过红包打开了移动支付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