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 CEO 对 CTO 技术领导力的期待是什么?

本文是我在第二届 GTLC 全球技术领导力峰会上分享,主题是技术的核心商业价值。在我看来,技术领导者的思维,需要从以支持各部门为中心转变为以客户为中心;技术领导力需要从研发的能力进化为整合的能力;技术领导者需要有更高的视野,要将眼光从仅聚焦某部门或职能,提高到连接企业各部门;技术领导者角色的升级,需要从关注交付、实施和执行升级为以商业战略为导向。以下是正文,欢迎阅读。

从一个 CEO 的角度,期待的 CTO 会是什么样?作为一个 CTO,如何变成 CEO 的伙伴、甚至比 CEO 更高级别的教练和老师?

受邀参加 GTLC 全球技术领导力峰会后,我来之前询问了一些同样来参会的朋友,尽管我做了十几年的数据分析,从数据仓库到模型、到后来的商业分析和公司决策战略分析,他们并不想让我分享如何做数据平台,他们更关系增长,更想了解上面几个问题,如何成为真正业务驱动增长的 CTO。

今天同大家分享三部分内容:第一就是在技术上,CEO 对 CTO 的期待和对其角色认知,第二点是如何让技术驱动一个公司的增长,第三点就是我个人认为的技术产品以及创新为我们企业带来的核心价值、以及一些案例。

一 、未来最稀缺的 CTO 是什么样子?

第一,在过往十年,大部分技术领导者都更关注公司内部的事物,比如内部团队、产品、营销、服务、销售等。我觉得这种思维至少在过去五年没问题,因为技术不完善,我们需要运用技术提高效率,同时完成各种任务。

但是现在思维正在经历一个巨大的转变,实际上,这种思维转变并非针对 CTO 或 CIO,实际也影响我们未来 CMO、核心的销售负责人、产品负责人,就是今天无论你是做技术做业务做分析做营销、甚至做内部财务管理,必须要变成一种以客户为中心的思维。而这种思维是未来市场里面,最稀缺的领导者身上所应该具备的素质,就是应该对用户生命周期有一个系统的了解。

技术团队虽然是服务我们内部团队,但是这个团队的直接负责对象必须是我们的客户,因此要了解我们的用户是从哪儿来,如何帮助用户如何获取更多产品价值,用户能否继续在产品里面使用或沉淀,一定要用户思维导向。

第二个就是领导力是不断进化和迭代的。在过去几十年,就是底层的东西在早期是非常大的技术挑战,技术领域的专家需要自己去攻克这种技术,就会有更多更多的企业在内部开始也要做这种技术,这种技术很快就会被潜在的商品化、工具化或者产品化,这个商品化的过程就要求我们的技术领导者需要去做更上层的技术,

举个例子,IDC 数据中心之上出现了云,云之上又出现了云平台,之后就出现各种应用,这就像一个金字塔,底层地基不断往上铺设,底下就会被各种厂商进行商品化、产品化。当这些云端各种的 APP 发展速度很快的时候,一个好的技术领导者必须能够转化自己的思维,看到未来如何产生更大的效率,这就是如何从一个开发者的角色变成一个管理者的角色。

今天对于一位 CTO、CIO,如何迅速整合资源,打造一个类产品工具,迅速服务企业内部,甚至我们的客户,把自己重点的兵力和资源放在这些开发上面变得非常重要。

二、好的技术合伙人要有串联各部门的能力

回国之后看了一本书叫《创新者的窘境》,里面说到一点,不完善的、成本低的会迅速的往上成长,替换掉既有的高级的所谓昂贵的服务。因此我觉得,在现在这个云时代,如何善用各种资源去聚合,是我对我们技术人领导者的一种最基本的期待。实际上,现在很多的 IT 部门也好,内部系统部门也好,他们做大量的数据整合工作,而不只是做数据生成工作,找一个切入点,跳到创新里面去。

下面一点就是要求更高的视野,实际上在今天真正能够把所有部门串联起来的我个人认为是技术,而且这个技术能深入到每一个业务步骤里面去,甚至可以深入到每一个细节里面去,我个人认为一个好的 CTO 必须具备能够串联各种部门的能力,这也是非常非常稀缺的能力。 因为我们不但掌握了内容,也掌握了内部的交易系统,也掌握了内部的营销产品各种系统,其实我们是最好的一个组织,能够把整个的很分散的组织变成有凝聚力的团体,满足我们客户的需求。

我个人期待我们的技术合伙人或 IT 合伙人,不应该是一个纯专注执行和交付的部门,否则经常陷入把活都干了,却还是经常受到指责,让人觉得委屈。他们应该具备商业思维,只有他具备商业思维才能知道哪些资源用的是对的,那些资源用的是错的,了解了我们用户才能知道对外产品和对内服务如何有效率的提升。

三、真正技术领导者必须要能支持公司的业务增长

我们真正对技术领导者的需求,我个人认为,最核心的一点是增长,真正技术领导者必须要能支持公司的业务增长。

为什么说这句话,其实以前业务增长就是销售团队的工作,是产品团队的工作,是 CEO 的工作,但其实我觉得思维要做一个很大的变化,企业使命里面第一点,要创造价值,企业想生存下来必须要有持续增长,否则这家企业就在衰减。

现在中国整个创业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流量红利、人口红利、资本红利三个因素都在产生剧变时,要求我们企业运营有很高的效率,就要求我们技术领导者站出来。做什么呢,就是如何用技术来做增长。

这个人叫做 Sean Ellis,去年年底来过中国做了一次访问,也参加过 GrowingIO 举办的增长大会。Growth Hacking 这个概念是他在 2010 年提出来的,Hacking 代表的是技术,因为以往增长都是业务去驱动的。Ellis 认为未来的企业想在这么高竞争的环境下胜出,必须要变成三个元素的结合,他第一个提出来的是 Programming,因为有了技术,放大效率就很大;第二必须要具备营销的思维,要变成一个营销人;另外一点就是如何平衡工程和业务,需要数据,因此他需要把三个点技术、营销、数据连起来,用技术来驱动增长。

我们怎么驱动增长,其实很简单,分了一个框架叫做 “AARRR” ,我们需要获客,需要首次用户体验,需要在用户的留存率,需要在变现以及口碑相传这五个角度里面来做。你可以具体参考这篇文章:增长黑客的力量:这 10 家公司凭什么估值过百亿?

Garther 做过一个分析,他们预测在全球里面最重要的公司里面,25% 的业绩应该是公司内部具有创业精神的 CTO 来用技术达成的,他们认为这是核心的力量。

我一直在做数据分析,从用户身上收集数据然后到存储到分析到 BI,然后到了机器学习模型深度分析,再到最上面,大家看到整个技术框架就像吃烧饼一样,第一个烧饼吃完不饱,再吃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只有到顶层的级别数据才会产生商业价值。

我们应该怎么做,就尽量的把底下的底收小,把自己的资源往上投。这也是我们产品化的一个过程,就把底下的技术开发缩小。GrowingIO 今天帮助大家收集各种用户行为数据,自动的来传到数据中心里面去,你可以在上面做第二次精炼,我们公司为什么做这件事,就是以前在互联网公司里面太痛苦了,今天埋点讨论 QA 出错等待,整个这个过程一般是两个星期到三个月的时间,重要的产品九个月才上线,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帮大家收紧。

GrowingIO 是一家做用户行为数据分析的公司,目前的产品是帮助大家收集网页端、H5 端、微信端、APP 端等跨平台用户行为数据,并不需要每次在产品内进行打点,但这只是我们产品的一个开端。我们还会从这些用户行为数据上帮助大家很迅速的找到用户的转化节点,提高转化效率,增加营业额。

在这之前我在美国领英做数据科学家,领英当时有四个大的业务线,基本都是我的团队在支持,我刚去的时候是 1 亿美元的公司,5 年以后变成 30 亿美元的公司,今年可能 40 亿甚至 40 多亿美元的公司,5 年里面增长 30 倍,这种增长倍数的最大的驱动力我个人认为两点,一点是社交网络模型,第二点就是数据和运营化的意识。

这张图是在 2010 年做的,第一点我们把内部很多东西都做掉了,然后我们的科学部门就有时间研究这张图,就是一个社交网络,这张图大家看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实际上是一个人,绿色的是 A 公司,红色 B 公司,黄色 C 公司,完全通过算法算出来。

我们迭代出来大量商业化产品变成领英今天挣钱的业务,我们能抽象出来一个公司的组织结构,当我们分析一个公司里面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关系以后,你能从里面分析出来这个公司的组织结构,当你分析出来组织结构做成事情,你就能卖东西,为什么能卖东西,因为大家知道 B2B 的业务你需要找到正确的抉择人,正确的社会关系,所以这是一个产品的销售解决方案,第二点通过这张社交的图,领英当然内部做了推荐系统出来,他怎么能知道你可能认识谁,这个产品又给他获得很多的增长,第三点从这张图上领英还开发出来一个数据产品,是专门卖给大企业,告诉他内部的人员是怎么流动的,具体细节不分享了,就通过这一张图,就抽象出来了三个数据产品。

我们今天的技术这些创新者一定要把自己的产品服务给客户,这是我们真正的目标,而不是在技术上怎么能做好集群。

结束之前,对 CTO、CIO 希望他在道方面有更高的战略思维,术方面就是如何用技术帮助企业驱动增长,器就是要善用工具,把时间节省下来,做更多的创新有创造力的东西,把它产品化,要把价值交给更多人。


作者:张溪梦,GrowingIO 创始人,前领英美国商业分析部高级总监。GrowingIO 是基于用户行为的新一代数据分析产品,可以为用户获取全量、实时用户行为数据,为产品和用户增长提供决策支持,用数据驱动企业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