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下的新新人类,和网生内容的「黄金时代」

二十年,两个时代

近日,国内内容 IP 机构“漫娱文化”在武汉举办了一场网生代作者大会。漫娱文化成立于 2014 年,由原《知音漫客》创始人团队创办,曾获挚信资本提供的首轮 5000 万元投资。公司以策划开发运营优质小说、精品漫画以及图书杂志等内容产品为主,旗下内容产品线包括《脑洞 W》、《2.5 次元》、《烧脑 X》《小说馆》等,推出了近百部线上漫画和两百余种出版物,每年策划并吸纳各类 IP 300 余部。

漫娱文化的创始人群体在纸媒时代开发了大量优质 IP 和作者,如江南的《龙族》、玄色的《哑舍》、裟椤双树的《浮生物语》、周洪滨的《偷星九月天》等等。近两年,他们开始全力关注并开发网生代内容。

此次漫娱文化邀请了共 30 位“网生代”创作者的代表,他们多半来自于微博、微信等当下最流行的自媒体平台,其中包括微博段子手 @Ezreal-500 金(笔名王说)、@七英俊(笔名七英俊)、@扶他柠檬茶(笔名扶他柠檬茶),以及知乎大 V 无色方糖等,这些创作者,多拥有数十万到数百万不等的微博粉丝。

而老牌顶级作者江南、裟椤双树,中国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网络文学研究学者夏烈,爱奇艺、优酷、Bilibili、凤仪传媒、克顿剧酷、橙光游戏、长江出版社等视频网站、影视公司、游戏公司、出版社也出席了峰会。

乍一看这是一场老编辑、老作者们感叹时代更迭,自己必须守着过往温情拥抱变化,年轻一代鲜衣怒马、脑洞大开的会,但在调侃和严肃探讨之间,所有人都在输出一个观点:网生时代已经来临,或者说,即将迎来它的黄金时代。

新新人类

所谓“网生代”,现阶段以 00 后为代表。相较上一代,网生代似乎更注重个性化自我的表达,对新鲜事物有着较为强烈的好奇心与接受度,并且自发形成了“丧文化”、“萌文化”、“腐文化”等亚文化圈。他们的时代里,碎片化信息聚集、微博微信“统治”社交。

消费主体完全根植于移动互联网,使得各种文化载体也有了全新的表达方式。文艺工作者们开始喜欢把“网感”挂在嘴边,坦白说没人能给这个新词作出精准的解释,但网络综艺《火星情报局》和《奇葩说》、网剧《太子妃升职记》、“不务正业”的段子手薛之谦,看起来骨骼清奇画风很迷,却裹挟着新鲜的话题和模式,不断冲击传统思维,让人们隐约感受到网络正在渗透进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边界已然模糊。

90 后给新时代带来启示大概是,万物生长有自己的规律和个性。而借鉴到网生时代,在用户对阅读体验、阅读内容的要求和过往完全不同的情况下,出版内容体制和故事讲述方式也求新求变。漫娱文化 CEO 杨小邪认为,从 1997 年到 2007 年,二十年网络文学的创作时代,内容的革新都来源于用户阅读喜好、阅读习惯的革新,其中有人物、细节、对白、语言多个方面的创新。 “这一代网生代作家们最厉害的就是个性化十足,网感十足,他们未来的创作天然有网生代元素,逐步融入内容中,可以走的更远。”

野望、魔性和适度的自嗨

1998 年,网文开山鼻祖蔡智恒(痞子蔡)在网络上发表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此后的几年中,文学城、榕树下、黄金书屋、莽昆仑等网站走出了安妮宝贝、慕容雪村、周洁茹等写手。2006 年,许多文学网站都完成了与资本大鳄的融资与合作,显露出产业化的初步雏形。辛夷坞、匪我思存、天蚕土豆、唐家三少们在起点、红袖添香、晋江上积累了一批拥趸。

如果说传统作者们身上的标签是“武侠”、“奇幻”、“穿越”等,那么网生代作者身上的标签变成了“脑洞”、“鬼畜”、“魔性”,作者们要如何面对内容创作?

在我七岁的时候,父亲亲自斩下了我的左手。

他说,做我们这个行当的,得有保命的本钱。那年我太小,哪里懂得这句话的意思。

父亲说的行当,是人匠。

世上有画匠,木匠,瓦匠,也有人匠。人匠的手艺,是罕有的手艺。不是精湛纯熟到极致,火候老道的人,是万万不敢提起自己人匠的名号的。

上述内容是无色方糖所著《人匠》的开篇,全书带有浓厚悬疑和猎奇色彩,作者本人生于 1996 年,除了写文还写写代码,在知乎上有 17.8 万粉丝。无色方糖认为,自己其实不是在进行文学创作,而是“脑海里无意中联通了某个未知的世界,成为那个世界的观察者和记录者,形成了当前的文字。”这个相信蝴蝶效应的程序员还表示,“写文要有适度的自嗨,自嗨能保持想东西的热情。”

裟椤双树则认为,这一代人的网感是与生俱来的。“虽然写小说现在要分网络、传统,但对于个人来讲其实没什么区别,因为每天都活在互联网环境里,自己其实是互联网的一部分。”

而漫娱文化出版的小说《有药》,作者七英俊文风、对白均魔性。但她表示,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之间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很多传统文学都是在网络上看的,网络文学也会落地出版,界限其实很模糊。”写文的时候不会刻意把自己局限在网文范畴中,不管今天作为载体的互联网多么魔性、多么奔放不羁,核心还是要有中用的东西,要回归内容本质。“

漫娱文化董事长朱家君认为,“这类“网生代”作者,优势之一就是自带流量。他们所创作的作品,首先已经过大流量粉丝的检验,拥有坚实的用户基础,在内容过硬的前提下,拥有迅速成为爆款的潜力。”

阅文上市背后,行业期许的“诗和远方”

当年在陈天桥旗下欲上市而不得的盛大文学,也就是阅文集团,今天终于凭借腾讯的社交优势,成为了中国市场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并即将实现奋斗多年的上市梦。根据其招股书,中国文学市场的规模在 2013 年为 297 亿元,2016 年为 403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10.7%。其中中国网络文学规模增长最快,年复合增长率达到 44.9%,2016 年市场规模为 46 亿元,占中国文学市场总规模的 11%,预计比例将持续扩大。

阅文上市背后,网生内容行业正在期许新的生态和未来。正如《龙族》作家江南在此次大会上所说:“当下互联网、新媒体、泛娱乐行业都在为讲故事做加成,只凭借自己一时热情讲故事,讲完就不管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有更多的机会让故事走出去。而现在的网文作家们赶上了好时代,他们对世界的野望会得到更多的实现。”

从寻找优质内容到包装运作 IP,再到动漫、影视、游戏的衍生,网生内容产业链在逐渐成熟、完善。但光明背后的隐忧是,2016 年全国网络写手数量超 6000 万,文学作品数量超 8400 万。市场长尾且分散,读者群体也开始被圈子笼络。一方面巨量级 IP 较难产生,另一方面,单一优质 IP 的流量也在逐渐被分割。

泛娱乐行业聚焦“内容为王”,网生代则通常不以年龄、文学类型、载体划分,而是以用户体验来划分。持续产出优质内容,找到普适大众的可开发 IP,并延展下游产业链,打通 IP 变现资源,内容机构才有立足之地。漫娱也坦言,这些年轻的写手和作者,是漫娱的“衣食父母”。围绕内容服务 IP,打造 IP 矩阵,是漫娱要不断进行尝试的工作。

关于未来发展,漫娱文化计划在接下来两年,以“脑洞”、“大幻想”、“烧脑”、“丧”、“新都市”为主题方向,推出三十部大长篇小说和二十部漫画,并结合多家公司资源,从内容延伸至影视、游戏,形成全产业链。影视机构凤仪传媒还和漫娱文化合作推出了亿元版权基金,计划全面服务于新的 IP 发掘、孵化等。

同时,克顿传媒公布了与漫娱合作的青春体育题材项目《烈火青春》电视剧,该项目由漫娱文化打造的同名漫画改编而成;“其他机构 B 站、爱奇艺、优酷、橙光游戏均计划开发漫娱旗下多个 IP 全产业链。”

新新人类、新的网络环境,是机会也是挑战。

作者:揭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