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具备这些特点,别说自己是联合办公!什么联办都不行!

“如果你追求速度,单独行动;如果你追求长久,则与他人同行”
据说这是非洲人熟知的名言,在 Google 上搜索“社区名言(Community quote)”能找到非常丰富的图片和文字。每个都富有力量,看完瞬间热血澎湃。

这也是我从 WeWork 威海路离开时的感受,虽然在朋友圈的文字描述中我写道“WeWork 拥有(联合办公空间中)最多(着重专业的)职业女性”,但真正使我内心震撼的是它的社区。

“如果你是一个孤僻或特立独行的独行侠,你一定不会想在这里停留一秒。因为这里每一个人都推着你往前走。” - WeWork 威海路会员说

“写到这里我卡住了,我们说了一年的社区,难道到今天也要被我们自己否定?” 在与另一位朋友聊完联合办公的核心价值以后,我承认,这个事情非常难讲。每当我与朋友用英文交流,提及说墨社做的事情我都要加一句,“我现在是用英文跟你聊社区的事情,你会觉得显而易见,非常轻松,但是一旦我们换成中文交流,就十分吃力。”

我们来看几个词:
社区 Community

创业 Entrepreneurship

联合办公 Coworking Space

如果你分别请教几位朋友来用英文说明上述的词汇分别为什么意思,而你的英文也不差的话,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根本不是中文能轻易说明的内容,“所以有自己的贴纸、衣服、一直办活动、有私人间和个人工位就对了吧?” 你觉得呢?

最后我们都不得不摊手, “中文或者中国文化中间就没有这个东西。”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至少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

“我来到 WeWork(威海路)以后,觉得中国更具备这样的文化底蕴,” 作为一位土生土长在美国的东北后裔,PK 比划着。 “你从根本上能发现西人在表面上会说很多合作,但是几乎无法全力以赴,而华人具有良好的协助本性,中国家族(家庭社区)里,你基本上到任何地方都能得到帮助,无偿和无尽的,虽然有的时候你不得不先进入这个家族(圈子)。” 那么这个令人感觉神奇的又解释不清楚的词汇,到底有什么来头?无论我们的文化中有没有这个东西,是时候说明白了。


所以上次说好的,今天我们来聊聊社区。

那么什么是社区?或者,我们说的社区是什么社区?

人类最原始的社区文化
在澳大利亚著名的土著艺术品中,你会经常见到是这种波点状的图案,其中有这样以点围绕着的图形,中心为红点或黄点,向四周衍生,围绕这个红点形成圈子。

这样的图型艺术从回旋标到壁画,再到澳航的飞机上都能看到。我曾经向一位土著朋友了解,这些点子意味着什么以及这些画的意思。他们告诉我,红色的点是篝火,这幅画的名字叫“古老的村落”。而白色和黑色的点,通常意味着人。

在人类历史上这样的画比比皆是,无非就是从点到线至面的笔触升级了。如果你曾到过南非,或者澳大利亚,你一定对当地的土著文化有一定了解,或者你曾去过内蒙,到过云南,参加过蒙古族或彝族的篝火晚会,体会过那种围绕着篝火舞蹈的感觉。那么再回来看这些画,其实就不难理解它们的意思,其实我们的祖先就是通过这样的形式表达平时的生活场景。

那么这样的绘画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呢?除了打猎和篝火以外,它也是人类文明传承的符号之一,你能在石壁上看到经常狩猎和能找到水源的地方,那么打猎和教育下一代就变得非常容易了,类似一个活生生的生存地标。而围绕篝火聚会就是讲故事以及学习知识和文化的方法。阿拉伯人的一千零一夜也是因为沙漠中资源匮乏,游民只有围绕篝火抱团分享有限的食物和水来度过每个夜晚,才有了今天的故事和传说。

火在人类进化史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曾经另远古人类又爱又怕的元素,从某种意义上象征着智慧,推动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人类围绕着原始天火取暖,烤制食物不再生食,从而延长寿命。村落围绕着火堆而形成:探险者带着火种离开到一个新的地方,或者旅行者发现天然的火堆,形成新的村落,从而逐渐有了文明。文明又在篝火旁通过故事的方法传递给下一代,这就是最原始的社区形式。

在现代社会,这些火堆和开拓者已经变了角色,拥有智慧和知识象征的是学校、图书馆,那些可以遮风避雨、会面、工作、推动新兴业态发展的物理空间;具有资源传递能力的人群,则是创新者、教练或者导师。他们来去于学校、图书馆和企业之间。而到了当今中国,可能最接近村落的象征就是“众创空间”了。如果排除马云、马化腾或者李彦宏这些明星人物,那么这些创新者,企业中的领导者,和社会中的精英人士,就形成现实“村落”中智慧的传递者。甚至互联网平台也在扮演一种类似的角色,知乎社区,在行社区,你可以从 KOL 身上学知识,但是到最后,还是需要线下见面,知乎盐和在行的线下约见,那么这些众创空间有可能是最合适的文化集散地。李总理一定没想到,双创最后可能迎来的是中国的文化复兴,而众创空间就是这中间最直接的驿站和纽带。


社区和文化的关系
全世界的文化在社区这个意识形态上似乎都曾经达到过共识,澳洲以外的文明发展太快,社区逐渐以其他形式存在,变得多元化,只有澳洲的土著文化被偶然间保存了下来,社区在他们的艺术品中就显得特别突出。加拿大戴尔豪斯大学的生物学教授霍尔·怀德海 (Hal Whitehead) 和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卢克·伦德尔 (Luke Rendell) 在其合著的《鲸鱼和海豚的文化生活》(The Cultural Lives of Whales and Dolphins)一书中认为, “我们对文化的定义包括’社区’一词,’社区’是指个体的集合,这些个人在很大程度上是行为上自给自足的,并且在大多数个人与大多数人互动或有潜力交互的情况下。因此,’社区’由编织在一起的社会关系定义。”

在如今这个社区不应该是你居住的社区,因为你平时不在其中工作,无法频繁的与邻居阿姨达成协作关系,它也不是你所在的商圈,你不会从 Gucci 的导购小姐那里谈到创业导师,更不是线上的论坛或者微信里的群,这里一定是物理意义上的社区。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今天的中国,这个定位需要更加准确,墨社一直在说的是办公社区: Workplace Community 。一个全天可以自由工作 1 - 12 个小时的地方,一个抬头转身都是热情的微笑和温暖的人群,一个符合知识和智慧传递交错的地方。

你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吗?如果是的,那么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社区。其他人呢?

现实中的你该去哪里找这样的文化和追求?
你在每天往返工作和家庭的途中,又在追求着什么?
你在获得收入的同时,是否也在为知识和讯息感到饥渴?我们的生活中又有多少是别人所梦寐以求的呢?

Henry Cloud 博士在他的畅销书“对方的力量”中写到: “一个社区,将带来生活中那些你需要打破现状以及极限的所有成分。” 研究表明,如果你在一个正在变得健康或克服困难的社区,你的成功机会将大大提高。 所有人都在朝健康的方向发展,正能量是传染性的。 对于其他面向目标的路径也是如此。 我们被那些有动力到达目的地的人所包围的越多,我们越能捕捉到这种能量,并且朝着成功迈进。

听起来是这个意思,甚至很多人也会点点头说:是的我们这里的社群也是这样。噢,不,别搞混你说的社群和社区。社群是有一群人因为同样的兴趣爱好聚集在一起,获得一些共同的价值;而社区是基于 物理空间 之上,一群追求 自由 的人在一起 贡献 自己的 价值 。社群是可量化,可衡量,社区不可量化,不可衡量,只能“体验”和“感受”的。而其中,关键的因素还是在社群可能是爆炸式的,比如一款 App 的用户量可能在短短半个月内从 10 万涨到 100 万,但是一个物理社区的人群可能需要半年甚至更久来获得 10 倍增长,而且他的限制也是非常明细的,一个固定的物理社区只能装的下 N 个人。相对社群中的人群,社区更需要“养”。一个社区因为多元化而变得有意思,因为所有的“黑天鹅”都来自不同的背景和行业,又因为贡献的价值相类似,产生相互间正能量的传递,形成自然的生态环境。

这也是他们(联合办公品牌)所求知不得的事实真相。

现实中的你该去哪里找这样的文化和追求?
你在每天往返工作和家庭的途中,又在追求着什么?
你在获得收入的同时,是否也在为知识和智慧感到饥渴?我们的生活中又有多少是别人所梦寐以求的呢?

理想中的联合办公社区
一个理想的联合办公社区,应当同时具备三种空间的属性:

首先它是一个办公场所,必须能办公,有固定的办公区域,有基础的办公设施:WIFI、打印以及会议室。那么从公司的架构来说,只有当一群不同公司的人汇聚到一起的时候,才会体现出多元化,才会产生外部需求,也才有了资源整合和对接的需求,这样看起来似乎零散办公是最好的方式。所以地产产品里,深圳的创富港早就和 Regus 在一起角逐。但如果你是在 Regus 里办公的一个公司职员,你会与其他公司的成员有往来或协作吗?

当你获得零散办公条件以后,你将考虑获取更多可贵的资源,这时你需要一个资深的人给你指点方向。设想一下海外大学 图书馆 的感觉,一张图书卡,就可以借到合适的书,一个安静的环境,可以学习、借阅和使用公共的资源。如果有找不到的资源,图书馆的馆长还能靠着他渊博的知识告诉你:小伙子,看《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还不如读五分钟的 《枪炮、病菌与钢铁: 人类社会的命运》 。这里当然还包括来到这里的人对知识和价值观的认可以及获取。但是这往往还是不够的?图书馆的流动性和可随机性与咖啡店相比显然是低的。

于是我们来到第三种空间的属性,但反观联合办公的发展趋势,其实更多情况下是 咖啡店 的一种衍生品。一个可以休息、工作、聊天的地方,在国外很好的咖啡店通常有熟悉的咖啡师与你交流,你喜好的咖啡口味他都能记住,平时有三五好友可以选择在任意咖啡店聊天或工作,无论是星爸爸还是独立咖啡店,只看咖啡好坏、环境适宜,以及地段是否适合。

就这样,咖啡区域组成了联合办公社区中的社交空间,或许是你们空间里的会客室、客厅、或厨房;图书是联合办公的资源和知识空间,具有公共资源可调配的能力,或许是会议室,或许是工作坊。 人们自由的在联合办公的三种空间组合里往来、交流,理想的话还能随手推动社会的创新与发展。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图书性质的场所越来越多,言几又、钟书阁以及建投书局这样的地方也越来越成为继咖啡馆之后的聚集地。我们也能从 3W 咖啡和车库咖啡的例子看到这些社区性质的萌芽,早在创业大街开业还没有那么多人的时候,车库就选择了咖啡店的形式聚集早期的创业者,举办活动和路演让创业者在其中产生火花。到 3W 的时候,就在楼上建立了可以办公的办公区域,公共区域开放给创业者喝咖啡聊融资,活动区域路演,以及办公区域可以容纳小型团队入驻。

在信息爆炸、资源暴增、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越来越小的时候,一个这样的物理社区,追求自由的人的归属地,找到类似的但可以不在一个行业里的人,一起工作与生活,一起贡献自己的资源和时间。这便是一个 自由创新者的避难所 ( Sanctuary) 。

哦,这不是神话!


裸心社,和它当时的社区经理 Aolun Pan。


到底在竞争什么
看完上一篇: 我走进了你离开的联合办公 ,许多人转头问我,那饭叔你说的理想联合办公社区是什么样的?我说:就是裸心社复兴中路早期开业的样子。 社区才是联合办公的核心所在,具备真正意义上的社区文化,才是 WeWork 的真实价值!


WeWork 和 naked HUB 因为得天独厚的社区团队吸引来社区属性强的成员,你学也学不走。因为你的团队、你的空间从一开始,就不具备社区建设或营造的根本能力。最后,你有留给自己社区培养和成长的时间吗?

如何验证你是否拥有一个社区?Stories 的梅晨斐先生曾经提及一本书叫《社区的艺术》,但是我要指出的是他看错了书,同样的书名有两本。在 Charles H.Vogl 的《社区的艺术》一书中,完整提到的七个社区的原则:
边界感:让你的社区成员具有明显的边界意识,外来成员与社区成员的区别必须非常直接。

启动环节:从外来成员到社区成员必须有一个启动环节,或者一个过程,它必须完整形象的刻画从社区外进入的整个过程,让人记忆深刻。

仪式以及寺庙:能记录特殊事件的发生,强大的社区同时拥有正式以及非正式的仪式,如成员生日、节日庆祝等,以及社区成员聚集和体会这些记录的地方。这里我们专门吧仪式和寺庙整合成一个原则,我们认为在中国文化中,两者必须同时存在。

具有故事:每个社区个体都有自己的故事,曾经的成员,一个树,一只流浪猫,都可能是这个社区让人记住的故事。

成员符号:可以是社区的门禁卡,或者会员标识,甚至一个小小的徽章和衣服,能让你的社区形象和个人形象同时具备个性化与自身品牌的能力的符号。

内部圈子:每个社区都有分等级,但这个等级不是管理层级,而是成长轨迹,从一个人的自由职业者,到两三个人的小团队,每个个体在社区内的成长堆积。到最后甚至成为社区内举足轻重的一员,成为核心的一份子。这些划定成长轨迹的标识,就是社区的内部圈子。

试想一下你如果参加过基督教或天主教的教会活动,他们提及的最多的词汇就是 Community(社区),你在教堂里就能清晰看到上述 7 个原则的体现。

核心价值的交付(Delivery)
在联合办公里,这些都应该是一个社区团队来制定和规划的,很多时候一个社区经理就够了。是的,联合办公最重要的是社区,社区打造和建设完全靠能独立拍板和做决定的 社区经理 ,而这个社区经理就是社区空间的资源天花板。说白了,如果你找错人,或者没有耐心来培养一个社区, 你就无法实现核心价值的交付。


邓巴数(Dunbar’s number),也称为 150 定律,是指能与某个人维持紧密人际关系的人数上限,通常人们认为是 150。这里的人际关系是指某个人知道其他人是谁并且了解那些人之间的关系。


邓巴数 告诉我们,1 个社区经理只能服务好 150 人,每个人拥有 10 平米的工作空间,当你的社区大小超过 1500 平米,这个社区性就因为人的原因质量出现问题,或者你的社区经理一直在换来换去,也无法形成个性和氛围。那么,抛开招租、活动、福利这些单独的内容,社区才是 联合办公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的努力
最后,我为看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人说一句话: 那些其他人做空间所求之不得的,你所追求的自由就在这里 :
物理空间的自由: 从自己家里的书房、到咖啡馆和办公室,随时随地可以完成工作的进展。

办公时间上的自由: 出行的时候移动办公,开会的时候由成员们的共同时间决定,于是周末也常常是工作的时间。

合作伙伴的自由: 有不同的渠道和资源,不同的工作由不同的合作伙伴完成,工作结果的好坏往往决定了下次合作的可能。

精神上的自由: 工作的地方,有自己的味道,和与工作相符合的环境,还有一群聊的来的朋友,未必需要在一起工作。

而面对无所不在的,联合办公品牌间的竞争,与其放下价格和包装上的竞争,回到物理社区本身,回到服务本身,回到社区本身的个性与文化间的竞争,岂不是更好?为什么空间自己的员工或管理层不能到别的空间办公?为什么某空间要拒绝一个作家来孵化器体验生活?为什么要排斥早期一个人就是一个个体的创业者?为什么团队小就可以被赶出去换大团队进来?自由,自由。自由!做空间的人应当给你们的自由。给不到做不好自由的社区,再多的宣传都是假的,再好的设计都会被时间凝固,再多的位置也会是空置的。联合办公的最终形态是每个独立的物理空间自成个性,而相互联通。

基于这些理解,我们在长乐路打造的一个自己的理想社区。于是,你会看到了我们社区经理在过去两个月内的发现和努力。虽然这还远远不足,我们说了一个理想的社区,应该有自己的文化。我们也在尝试形成这种文化,以及努力促进各界间相互学习的机会。

如果你的朋友不仅具有行业背景或经验、精力充沛、不用太担心收入问题,同时已经在和三五小伙伴在各自的书房里、咖啡店里或者共享办公空间里进行每天的工作,别忘了告诉她们,墨社在为她们实现共同目标而努力。

作者 饭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