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周的信息量非常大,先是百度的人事震动,接着是乐视承认资金压力的自白,再来是特朗普以及剁手族的狂欢节…几乎每个事件都足够专门去写篇文章来聊一聊。 今天先来聊聊“看不懂的乐视”吧。"

“看不懂”的乐视

最近两周的信息量非常大,先是百度的人事震动,接着是乐视承认资金压力的自白,再来是特朗普以及剁手族的狂欢节…几乎每个事件都足够专门去写篇文章来聊一聊。

今天先来聊聊“看不懂的乐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乐视从来就不缺乏关注,从视频网站、电影、智能电视、智能手机、金融乃至智能汽车,它都毫不犹豫地一头冲进去,一路高歌猛进。它谜一样的资金链,从来都是为人津津乐道的对象,也是外界一直在说看不懂的原因之一。

但此次贾跃亭在公开信中所说,“我们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的同时,全球化战线一下子拉得过长。相对应的是我们的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结果就是,我们无法把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虽然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役、开辟了一片又一片疆土,但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已经明显乏力。”

难道在一开始乐视&贾跃亭没有考虑过会出现如今局面的风险吗?即使贾跃亭个人完美主义太强完全没考虑这一层,投资方应该也会考虑到。那么究竟为何仍旧一路蒙眼狂奔?

2.

在“爆品、专注、极致”风行的当下,大多数公司选择的都是单品突破、以点带面的突围策略;而乐视似乎在反其道而行,全线出击、多领域覆盖。从打法策略上,就有点反直觉,但反直觉不代表错误。

前阵子,吴军老师的专栏有提及两种战法——约米尼的内线战略和毛奇的外线战略。

约米尼认为,战争的诀窍在于谋取内线优势,因为一旦兵力分散,在交通和通信不便的18世纪,就会被各个击破。这是约米尼的内线战略。
到了19世纪中期,毛奇最早认识到由于电报和铁路的出现,部队在行军时可以分散,然后再会战集结,对敌人形成合围,可以短时间内完成大规模会战的集结。这就是毛奇的外线战略。

可见,内线战略的关键就在于毕其功于一役,集结全部资源以打出致命一击;外线战略恰恰是利用了新的信息技术和现代化基础设施,极大发挥了时间上的优势。所以,在普法战争中,毛奇的外线战略使得战争呈现了一边倒的情况。

在我看来,目前我们大多数的直觉认知就是走的内线战略,在体量资源极度有限的背景下,集中优势资源实现单点突破是最适合的打法。于是,才会有总结出爆品、专注、极致的结果。

再看乐视,更有点像一种外线战法,多线出击,以期发生生态化反,迅速形成合围。

但这里得注意到,外线战略的关键,正是需要抓住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各种便利,数据、连接、跨地域、信息对称等,可以说乐视将其发挥到了极致,因此也带来了前期节节攀升的效果。除此之外,贾跃亭敢用这个策略,说明从一开始就对乐视自身的融资能力抱有极强信心,而并非如公开信中所说的乐视融资能力很差。另一方面,配合概念股前几年的爆火,乐视也不断推出概念产品,进一步增强吸金能力。

因此,这个角度看,乐视只是选择了一种反认知的策略。

3.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外线战法的风险也恰恰在于:其一,如果集结不及时,会被截胡并各个击破;其二,各条线要保持正常运转,必须有足够的持续造血能力,在前期更是要有持续的资金输入。

所以,有一位行业大佬评价乐视说,“乐视需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的资金链断掉之前,迅速跑到安全层。”

贾跃亭把之前的“蒙眼狂奔”称为第一阶段的攻城略地,那么在接下来的第二阶段,乐视能否跑到安全层,需要的也许不仅仅是资金;更是对所占市场的耐心耕耘。(这点上,得学习我党的优良做法:建立根据地,发展基层组织。)

4.

总体来说,不管是内线战略还是外线战略,都必须符合商业规律,必须走过盈亏平衡点。差别在于,乐视的外线打法,极大延长了走过盈亏点的周期,从而有引发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如今的局面,正是长周期长战线所致,也从侧面进一步印证了资本寒冬确实影响巨大。

李翔老师所说,“当我们谈论乐视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我的答案是,其实我们是在谈论自己的经验边界和认知边界。”

“欣赏变量,敬畏常识。”

虽然不少声音认为乐视是一家违背商业常识的公司,但我觉得不然,乐视确实反常识,但并没有违背常识,如果其确有第二阶段的话;乐视&贾跃亭所选择的战略,最需要的也许不是资金,而是时间。

另一方面,消费市场和资本市场会给他们这个时间吗?第二阶段的提前施行,会为乐视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吗?

​我们拭目以待。

END.


我是徐彦超。

企业级应用一站式解决方案实践者。

关注大数据、人工智能、企业服务等领域。

看完我的文章如果有帮助,别忘了关注、转发噢!

文/徐彦超

0   0   0   0      
0 回帖